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gramander】重感冒

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因为最近重感冒快死了……
ooc都是感冒的锅(喂
人设继续成谜但一如既往弟控的忒修斯(FB2快来!
祝食用愉快和身体健康




冷。
头痛。
纽特的大脑昏昏沉沉,病痛的折磨让他根本无法正常思考。他紧紧地皱着眉头,双眉之间形成一条深深的沟渠。他的身体不住地打着哆嗦,但细细的汗珠却不停地从毛孔中冒出,打湿了头发,打湿了衣物,黏糊糊的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满是病容的脸上晕染着一层不正常的红。
他就这样缩在被子里不知该摆什么姿势,怎么动都很难受,所有的关节都不停的在痛苦地叫嚣着。
一切的起因都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直接将他淋成了落汤鸡,寒风一吹,变成了现在这样,该死的天气预报从来没有准过。
“不能就这样干躺着等死。”纽特在心中挣扎,但身体过了许久才接收到信号开始行动,他几乎是爬着摸到了客厅的沙发,从自己上班的公文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再一醒来纽特已经重新躺回到了床上,额上贴着的退热贴让他感觉好很多。
“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这个声音就像是有着魔力,驱散了病痛,让纽特重获精力。
他一抬眼就看到一脸焦虑的帕西瓦尔,他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手:“看到你我就好多了。”
“别嘴贫,刚来的时候你整个人都没意识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帕西瓦尔本来就严肃的脸现在要加一个更字,他是真的担心。
“抱歉。”纽特说完这句话又突然想起不知是从哪里看来的书上说,对帮助自己的人来讲,道谢比道歉更有用,他立刻又加了一句,“谢谢。”
帕西瓦尔的表情总算舒展开:“我帮你擦一擦吧,顺便换件衣服,瞧瞧,都湿透了。”
说着,他转身走向浴室,从那里接了盆温热的水,沾湿了毛巾给纽特擦拭身子。他的动作很轻柔,这让难受了一天的纽特很快放松了神经,有些昏昏欲睡,他的眼皮打起了架,连对方什么时候将衣服换好了都不知道,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重新躺好,被角掖好了。
他翻了个身,看着背对着他就要离去的帕西瓦尔伸出了手,拽住了对方的衣服下摆:“渴。”近乎于撒娇一般的语气从纽特的嘴中说出,虽然声音微小,带着些沙哑。
帕西瓦尔笑了笑,伸出手擦了擦眼前这个正像小孩子撒娇一般的病号额角的汗,他的脸在纽特眼中猛然放大,一个吻轻柔地落在他的额上,即使隔着退热贴,他都能感觉到从对方唇上传递过来的温度。
“我很快就回来。”帕西瓦尔的声音永远都是这样,低沉得恰到好处,让人安心,又能轻易地撩拨到心底的弦。
纽特老老实实地松开手,缩回被子里等他回来,他觉得自己的体温更烫了,不是病情加重,而是对方的一举一动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热。
帕西瓦尔很快端了杯水回来,但纽特没有接过水杯,他借着自己是病号,开始肆意妄为起来。
“喂我喝。”说完这句话,他的整个脸烧得通红,天知道他是下了多大的勇气才肯开口说这么难为情的话。
帕西瓦尔笑了一声,这一声让纽特的脸更红了,他听出了这个笑声背后的很多意思,他感觉自己玩过了。
只见帕西瓦尔一个仰头将水杯中的水系数吞下,紧接着深处有力的大手按住纽特的后脑便吻了过去。他很轻松的撬开纽特的牙齿将水喂了过去,但他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舌在纽特炙热的口腔中肆意索取。纽特几乎脱力,他的手拽着对方的衣服,就像溺水的人紧抓着救命的浮枝。
“帕!西!瓦!尔!你这混蛋在对我弟弟做什么!”阴寒的语气夹杂着愤怒,忒修斯此时就如同从地府爬回人间的恶鬼。
这句话让帕西瓦尔和纽特二人迅速分离,紧接着就看到忒修斯将手中提着的大包小包的食物非常不客气的砸在帕西瓦尔的头上。
最终,在忒修斯的暴力驱逐下,帕西瓦尔灰溜溜的逃跑了。
“哥,你怎么来了?”
“我刚轰出去的那小子给我打电话说你病了。”忒修斯很不情愿的说了实话,虽然帕西瓦尔对自己的弟弟动手动脚,但通知他的人的确是这家伙。
看着自己的弟弟憔悴的样子,他心疼地叹了口气,系上花围裙就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期间还不停地碎碎念,说的都是什么“这么没防备小心哪天被吃干抹净”,这一类的话。
纽特的额上贴着退热贴,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无奈地笑笑。
早就被吃干抹净了,那还需要防备什么。他在心里想,这些可不能告诉忒修斯,他的这个保护欲过度的哥哥绝对会去找帕西瓦尔干一架。
没多一会,饭菜上桌,纽特终于吃到了一顿可口的饭菜,味蕾的愉悦让他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一餐毕,待忒修斯收拾餐桌的时候,伸出手扶上纽特的额头摸了摸:“好像是退了,还挺快。”
纽特也摸了摸不再滚烫的额头,想起帕西瓦尔落在上面的吻,不自觉地翘起嘴角。
而回到家的帕西瓦尔却没有好到哪里去,纽特得的明明不是什么病毒性的重感冒,却很快找上了他,第二天便轮到纽特去照顾倒在床上起不来的他。
后来二人都觉得这样来回跑不是个事,稍微商量了一番,便在忒修斯吃人的目光中同居了。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