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游荡

关注时请注意:
all cp的无节操者
主写gramander
不好说什么时候蹦奇怪的cp组合出来
请注意避雷

本来想着今天搬完家就可以把《致命邀请》新的一话写完更新了,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做梦,一个人收拾乱成一锅粥的屋子,今天忙到十点也忙不完_(:з」∠)_(吃着晚饭默默哭泣

这两周全跟打包装箱杠上了,小蜘蛛还没有二刷!(嚎叫!我要看小蜘蛛!我要洗涤心灵!

【原创】小写手与小画手

太可爱了!(ノ≧∀≦)ノ祝所有的太太们都能表白成功啊!

林朵:

从前有一个很努力的小写手,每天都在拼命地写写写。


 


不过写累的时候,小写手也会去看看别人创作的好东西。


 


特别是那些漂亮的画。


 


怎么能有人画出这么漂亮的图案来。小写手一边看画一边惊叹,偶尔也会产生“不知道自己现在转行当画手还来不来及”的念头。


 


当然是来不及了。小写手泄气地否定了这个妄想。能画好一张画太难了。


 


自己只会写一些普通的小故事,还是继续安安心心当个小写手吧。


 


不过,小写手在一次被某张美到不像话的好图击中心脏时,又产生了新的念头。


 


要是能认识这个画手该多好啊。


 


可是小写手不敢轻举妄动,连跟人家主动打个招呼也不敢。


 


因为在写手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画手是一种非常高冷的生物,只有超级厉害的写手才能勾搭到一个画手。


 


小写手看了看自己的文,再看看人家的画,叹了口气。


 


画手应该是很棒的画手了。


 


可自己离“超级厉害“这个境界好像还差的有点远呢。


 


要是傻乎乎的去勾搭,一定会被嫌弃的。


 


小写手就按住了自己想给人家发送私信的手,默默把对方页面上的画从第一张欣赏到最后一张。


 


每一张都好喜欢的。


 


对方简直就是完全把许多我想象的画面画出来了。


 


光是看着这些画,感觉又有好多新的故事灵感冒出来,源源不断。


 


小写手内心汹涌澎湃,想给画手留好多好多的言,又怕被当成变态。


 


只能小心翼翼地挑了又挑,选了又选,假装很淡定地在其中少数几张图下留一点点言。


 


比如“这张画非常棒”,或者“很美了”这种。


 


我明明是个写手啊。小写手心里很纳闷。怎么该留言时就词穷了。


 


但小写手也不敢再写更多了。


 


满腔的热血都只能死死憋在心里面。


 


只是每天都很期待,跑去画手页面,看有没有更新。


 


更新了就又可以留言了。


 


尽管写来写去都是些没营养的话。


 


可是只要我多留些言,对方应该会注意到我的存在吧。小写手安慰着自己。


 


并没有妄想要勾搭成功。


 


只要能被注意到,就很开心了呢。


 


小写手不知道,画这些画的小画手,其实老早以前就看过自己写的文了。


 


怎么会有写的这么好的故事啊。那时的小画手感觉自己被击中了心脏。


 


不知道自己现在转行当写手还来不来及。


 


当然是来不及了。小画手泄气地否定了这个妄想。能写好一个故事太难了。


 


那能不能去勾搭一下写文的写手呢?


 


小画手是不敢的。


 


因为在画手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写手是一种非常高冷的生物,只有超级厉害的画手才能勾搭到一个写手。


 


小画手看了看自己的画,再看看人家的文,叹了口气。


 


写手应该是很棒的写手了。


 


可自己离“超级厉害“这个境界好像还差的有点远呢。


 


要是傻乎乎的去勾搭,一定会被嫌弃的。


 


小画手就按住了自己想给人家发送私信的手,默默把对方页面上的文章从第一篇阅读到最后一篇。


 


太神奇了。小画手感慨道。简直就是把我心中所想都写出来了。


 


但明明心里喜欢的都要爆炸,却怂的一个留言都不敢写。


 


或许,爱只能让人一时勇敢,然后就是漫长的胆怯。


 


小画手每天都跑去视奸写手的页面,看看有没有故事更新。


 


每当看到一个超棒的新故事,小画手都会忍不住拿出数位板一阵狂画。


 


好想为这个写手的故事配个插图。


 


但是我画的好差劲啊……小画手沮丧地倒在电脑屏幕前,一阵哀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咸鱼味儿。


 


诶,页面有新的留言提示?


 


小画手打开新留言,惊呆了。


 


我喜欢的写手给我的画留言了,还说很喜欢?


 


小画手恨不能原地炸成一朵烟花。


 


冷静冷静。小画手把写手的几条留言挨个看过去。


 


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小画手不敢让自己有太多期待。


 


纵使内心波澜壮阔,也只能很客套地回复写手一句“谢谢”。


 


对方留言那么简单,自己长篇大论,不合适吧?


 


但还是忍不住去楼下跑了二三十圈。


 


嗯,与此同时,小画手也正跑的汗流浃背呢。


 


两人都对着同一轮月亮中二病地大喊:我家画手/写手太太是全世界最棒的太太!


 


小画手决定要更加努力地画画。


小写手决定要更加努力地码字。


 


等我变得更好,变得和你一样好……两人同时暗自发誓道。我就去向你告白!


 


所以,最开心的原来是吃瓜群众们。


 


他们发现,最近小写手产文好勤快,小画手画图好积极。


 


各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


 


虽然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总有一天,等到小画手和小写手各自向前奔跑了很远,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的那一天,答案就会揭晓。


 


小画手和小写手当中的某一个,会鼓足勇气说一句:我喜欢你好久了。


 


然后剩下那个就又惊又喜:嗯,我也是。


 


END


 


隐藏结局A:小写手和小画手在一起后,一起制作超级棒的绘本,大卖特卖,携手走向人生巅峰。


 


隐藏结局B:小写手和小画手在一起后,拖延症互相传染,共同拖更,导致双方的更新都从此变成一个传说……





-----------------------------


这篇文也归到短篇系列《写给半夜醒来的孩子》里吧,该系列各篇地址如下:


(1)想吃月亮的小兔子(2)鲸鱼背上的城市


(3)流星快递(4)小画手和小写手



才看到的一篇repo,我对不起你_(:з」∠)_谢谢你喜欢我的TB!抱着转圈!




Fifi:







《Ture Blood》by 无所事事(和纸卷没有关系只是拍着好看)
一个小小的repo,在TB无意间看到的本子差点错过了,封面很吸引emmmmm(论封面对买本的重要性),况且对吸血鬼这个梗难以抗拒!!!吸血鬼x血猎(某种意义上分裂的),一个为了对方不杀人类,一个为了对方不得不杀人类。厚厚的一大本看得太爽了~Newt共生的两种性格都很nice~




原来大大的lofter @无所事事的游荡 是叫这个名,我用无所事事怎么都搜不到额暴风哭泣😂  ,最后抱着大大转圈圈么么😁




懒癌如我终于把这个拼完了_(:з」∠)_
手工万年不及格最后能动真的好开心啊٩(˃̶͈̀௰˂̶͈́)و

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嚎叫!让我嚎叫啊啊啊啊!小蜘蛛好可爱啊!话唠属性真的可爱到炸裂!还有他的肉体!肉体!(晕厥,我要二刷、三刷!(青蛙乱舞.jpg

当我在点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评论时,我在想什么

感谢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大家!爱你们!


齐泱:

只有小红心:
第一种情况:已阅。
第二种情况:马。
第三种情况:哇!这个好棒!但不想让别人看到!没人看到我就能独占了!我要像头龙一样把这个宝贝藏得谁都看不见!!!它是我的!

只有小蓝手:
扩。

既有小红心又有小蓝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才这么一点点热度!不行!我恨不得一个人给它点两百个热度啊啊啊啊!作者太太您感受到我炽烈的爱了吗!我爱你啊!请继续加油啊!

评论:
别多想了,作者太太,这就是在向您求婚。

【gramander】无题

从美国回来以后,纽特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甚至连忘记的到底是人、事、物都想不起来。
忒休斯安慰他不过是他的幻觉,或许是在美国的时候被格林德沃抽坏了脑子。对于这样的安慰,纽特也只能将信将疑,他总觉得哥哥在敷衍自己,这个与自己共处了29年的血亲说话时的那些小动作怎会逃脱他的眼。但忒休斯不说,他也无法拿对方怎样。
纽特为了让自己不再想这些,全身心的投入进书稿的编写中。书写得很顺利,不过数月便要完稿了,纽特逐渐开始有大段的空闲时间,那种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这一次他坐不住了,他开始翻箱倒柜想要找寻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起先是一个名字“帕西瓦尔·格雷夫斯”,这个名字被刻在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纽特一下认出那是他的字迹,但对于这个名字他一无所知,他忘记的是这个人吗?
然后是一封简短的信,不过寥寥几字,是问纽特何时来美国,落款是“你的帕西瓦尔”,纽特挑了下眉,“你的”?他们的关系很亲近?
这时纽特的脑中一道灵光一闪而过,快得他没有抓住那个尾巴,但他知道他找对方向了。
他在自己扩展出来的空间内的犄角旮旯里陆陆续续的找到了很多零七八碎的线索,一闪而过的画面越来越频繁。
最后找到的是一张照片,看着那个人在照片中的笑容,原本被消除的记忆终于如洪水般塞满纽特的大脑。他回想起了与帕西瓦尔曾经的点滴,以及对方对他使用的最后一个魔咒——一忘皆空。
这个MACUSA的安全部部长,这个在别人眼中不苟言笑的人,在生命的最后做出了这个最痛苦的决定——对纽特使用了遗忘咒,让自己最心爱的人忘记他,忘记他的声音,忘记他的长相,忘记他的一切,因为他不希望让自己的爱人那温和的笑容消失。
恢复记忆的纽特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悲鸣,久久地回荡在这个手提箱内的空间。

昨天把《约定的梦幻岛》(漫画未完)给看完了,设定很带感,剧情也不错,感觉可以套在纽特、忒休斯和帕西瓦尔身上,改掉食人鬼的设定只是进行器官贩卖的话(就像无间双龙那个)完全可以啊。

纽特他们所在的孤儿院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冷冰冰,这里就像家一般的温暖——柔软的床铺,可口的饭菜,温柔的妈妈(院长),可爱的兄弟姐妹们,但除了从书本上获取的知识外,他们对外界一无所知,就如同孤岛一般。从小在这里长大的纽特很喜欢这里,但他们迟早都是要被养父母收养,离开这里的。每次一想到这里纽特就会很寂寞,因为如孩子王一般的忒休斯和冷静睿智的帕西瓦尔很快就要到能住在孤儿院里的年龄界限了,十五岁。但为了不让他们替自己担心,纽特一直强颜欢笑,希望他们能在外面的世界开开心心的生活。
但这个美好的梦被打破了,最开始是忒休斯与帕西瓦尔发现了这个设施背后的黑暗——器官贩卖,那些之前被领养走的孩子其实都是因为配型成功才被带走的。从那以后他们两个经常聚在一起私下交流如何带着弟弟妹妹们逃跑,而纽特也发现了他们的异常,再三逼问下也知道了真相,然后他们发起了反攻。





就叫孤寂岛吧,跟致命邀请里纽特写的悬疑类小说名字一样wwwww
就是一个脑洞

不知道还有几人记得《探查真相》,不过那么久的文了应该已经没有人记得了,那个大致说是通过吃下肉体看到临终的画面的法医(纽特)进行破案的故事,最后实在写不下去了就全面搁置中,最近有了新灵感打算重写,不过基本上就是新开了一个坑吧😂😂😂因为设定和故事完全不一样了


新思路:

纽特的右眼天生就看不见,只是看着与常人无异,小时候倒也没觉得什么,但到了青春期这个敏感的时期,他总是会将头发多往右边梳一些遮挡住自己这只看不见的眼睛,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的右眼莫名的开始有了一点影像,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清晰,但却是与左眼不同的红色世界,纽特曾想着告诉父母,自己能看见了,却又怕这只是短暂的复明,便作罢,甚至连关系甚好的哥哥忒休斯都没告诉。在右眼看到的红色的世界里,纽特逐渐能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子,黑乎乎的很朦胧,这是左眼完全没有的,纽特一开始以为这是自己的右眼又快失明的前兆,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些影子越来越清晰,什么样子的都有,而且纽特还能与他们对话,其他人完全看不到他们,他确认了一点,他右眼看到的全部都是灵,一开始他吓坏了,后来遇上了一些善良可爱的灵以后对他们有了些改观,后来他办了一个事务所,在找丢失的物品和查外遇上堪称一绝(喂,表面上就他一人,其实是在上学期间认识的那些灵魂跑来当他的助手
各种跟幽灵和人类的日常啦,偶尔破一些命案

不过纽特的其他设定均没变化,还是一个不修边幅,爱穿拖鞋到处走的黑框眼镜男wwwwww
暂时打算叫《右眼的世界》(起名废的我,等想到更好的名字自行替换

【gramander】【致命邀请】(1)

现代无魔法au
想挑战一下自我就有了这篇
必须说,脑子不够用,尽可能让整个故事合理
感情线就只是穿插
祝食用愉快


那一年的英国冷得不可思议,这是自纽特记事以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寒冷。
纽特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一直不耐寒的他更喜欢在温暖的室内度过这样的天气。不过今天他一反常态的离开了自己温暖的小窝,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提着边角早已磨得起了翻边,却一直舍不得更换的手提箱坐车前往火车站。
要说为什么?这给从一篇启事说起。
那本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纽特像往常一样倒了杯牛奶,烤了两片面包,并在上面涂了一层厚厚的草莓酱,他咬了一口面包,顺手打开了手边的报纸寻找灵感的时候,看到了一篇并不太显眼的启事,上面说凡是破解了谜语的人便有机会去库尔玛拉伯爵的古堡住上几日,这让纽特起了兴趣,一个是他很喜欢解谜,另一个是有机会能去古堡住上几日,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或许还能给他带来不错的灵感。他两三口解决了早饭便埋头破起了谜语。
谜语比他想象中难,但也不过花了半日便解开了,而等他将答案写好寄给报社后,又有些后悔,他的运气一直很差,这一次应该也不会轮到他,想开了这些便不再抱任何的期望。
本以为会石沉大海的信件有了回复,他成为了幸运儿之一,得到了一封精致的邀请函。
纽特在出发前每一次翻看这封邀请函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他期待极了。

本来是为了不堵在路上而提前出来,却没想到一路上非常顺利,这导致他来得比计划的时间早了许多,离发车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本来安排紧密的行程突然有了一大段空白,这让纽特有些无所适从,一直伏案写作的他除非必要,否则很少让自己闲下来。
最后,纽特在候车大厅找了一个角落盘腿一坐,以手提箱当桌子,拿出几页稿纸开始伏在上面开始起草下一个故事的大纲。
纽特写推理小说已有6、7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默默无闻,到现在的小有成就,但他并没有因此而狂妄起来,他始终如一对待写作这件事。
在写写涂涂中,两个小时过得飞快。此时,纽特正舒服的窝在头等舱的床上,欣赏着窗外的雪景。没多一会儿,他的头便一点一点的,睡了过去。
这趟列车上的旅途并不长,虽然目的地是在一个偏远的城市,但也不过是睡了一觉吃了两顿饭便到了。
走出了有些冷清的火车站,纽特在寒风中等了很久,预约的计程车才在他身前停下,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后悔没有买辆车,以他的收入买一辆是绰绰有余的,这样就不用在这种鬼天气中等待。

“你迟到了。”冻得有些打哆嗦的纽特带着些愠怒的语气对司机说。

这不能怪他如此不和善,任谁在寒冷的室外等候那么久,语气都不会太友善。

“真的是万分抱歉,”司机接过纽特手中的行李箱,不断地道歉,“道路上积雪都结了冰,不敢开太快,让您久等了。”

司机憨厚的脸上满是歉意,纽特便原谅了他,不再说什么,脑子里还在想着要不要买辆车的事。

不过等他坐进去后就把这个念头扔到了脑后,他觉得以他的驾驶技术来讲,在这样糟糕的天气里开车,第二天报纸的讣告里八成会有自己的名字,他自嘲的笑了笑,便不再想这些,报了一个地址给司机,然后便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整理在列车上写的那些手稿。

车开了很久,纽特从手稿中回过神时还没有到达他的目的地,他揉着酸疼的脖子向窗外看去,零星的雪花飘到车窗上,雪又下了起来,司机嘟哝了一句见鬼的天气,继续开他的车,而纽特没再看他的手稿,开始欣赏起外面的雪景。
太阳西下许久后,终于,在道路尽头,纽特看到了他此行的目的地——库尔玛拉伯爵的古堡。整个古堡已被积雪所覆盖,这让纽特想起了洒满糖霜的姜饼屋。
他有些饿了。
虽然在列车进站之前吃了一份三明治,但那已是六个小时以前的事了,空空的胃袋正在向他抗议。他的手不自觉地伸向兜里,摩挲着那封精致的邀请函。
真想裹着厚厚的毯子在壁炉边,喝着热乎乎的玉米浓汤。他如此想到。
将纽特送达后,计程车冒着风雪原路返回,车前的大灯照射出来的橘色光线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纽特转过身,抬头看向在夜晚黑黢黢的古堡,心中有些打鼓。
“简直就像是推理小说中的情节,一群收到了神秘的邀请函的人们,聚集在了古堡这个舞台,开始发生一个个的事件。”他将自己的心声说出来后感觉好多了。
说完便自嘲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写了太多的推理小说,怎么变得这样疑神疑鬼。
为了防止自己再继续瞎想,纽特敲开了大门。
打开大门的人让纽特吃了一惊,是一个穿着精致的管家服的小孩子,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他对纽特露出了一个标致的微笑。
“您好,能请您出示邀请函吗?”
纽特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封被他摸过无数次的邀请函。管家样子的孩子仔细的核对了下邀请函,确认后便将纽特迎进了古堡中:“欢迎,斯卡曼德先生。”
室内适宜的温度让纽特舒服的打了个哆嗦,落在身上的雪花瞬间消融。
“请让我们再次说一声欢迎。”穿着讲究,一男一女的侍者站在纽特面前,“欢迎尊敬的纽特·斯卡曼德先生来到库尔玛拉伯爵的城堡。”
纽特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对方又是两个孩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对,等一下!两个孩子?!
纽特的大脑终于从僵硬中解冻,他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这分明就是童工,那……
“斯卡曼德先生,我们都是成年人,并不是童工,以免误会还是提前跟您说一下的好。我叫麦德海特,是这里的管家。”
“我叫爱丽丝,是这里的女仆兼厨娘,如果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对二人的话纽特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幸会,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吗?”
“不是,还有一位……”麦德海特还没说完,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他轻声说了句“失礼了”就结束了与纽特的对话,走向大门。
沉重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位穿着讲究,成熟稳重的男人进入纽特的视线。
“雪又下大了,我差点封在路上。”男人掸了掸身上的雪,低沉的声音与他的外表相一致,纽特的心弦被轻轻地拨动,发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声音。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心动这样的事,纽特觉得太过唐突,但心脏不受他控制的不断地加快速度。他悄悄地将挂着大衣的胳膊抬高了一些捂住心口,想要借此遮挡住自己心跳的声音。

“这是我的邀请函,请过目。”男人还未等麦德海特开口便将早就准备好的邀请函递交了过去。
麦德海特与之前一样仔细的查看了番便递还了回去:“欢迎您,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先生。”
帕西瓦尔?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之一,这个名字真适合他。纽特在心中说道。
再次进行了一番不是童工的解释和自我介绍后,爱丽丝毕恭毕敬地说道:“我给二位做一些暖汤吧,想喝什么?”
“玉米浓汤。”纽特立刻说出念想了一路的食物。
“我跟他一样。”
“格雷夫斯先生您可以点一份不一样的。”
“没关系。”帕西瓦尔不失优雅的微微一笑。
爱丽丝没再说什么便行了礼去厨房准备暖汤。
“不好意思,我擅自……”纽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帕西瓦尔说道。
“真的没有关系,这个时候就是想披着厚厚的毯子,在壁炉边喝着暖呼呼的玉米浓汤。”帕西瓦尔对纽特眨了眨眼。
帕西瓦尔的话与纽特之前的想法不谋而合,这让他稍有些兴奋,能与这样优秀的人想法相一致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喝过了美味的玉米浓汤(纽特与帕西瓦尔对爱丽丝的手艺大加赞扬),爱丽丝与麦德海特分别带着最后到的二位去他们的房屋。
像是想打破二人间让人尴尬的沉默,麦德海特开口了:“斯卡曼德先生,之前没有跟您说,其实主人很喜欢您写的那些推理小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孤寂岛,在他的推荐下我也看了,里面精妙的设计的确让人拍案叫绝。”
“能让你们喜欢是我的荣幸。”对方毕恭毕敬的态度让纽特不自觉的也端正了语气。
麦德海特对纽特笑了笑。
“到了,这就是您的房间。”
说着,麦德海特打开了一扇门,里面的装潢透着主人的优雅品味让纽特很喜欢。就在他正要进去的时候,麦德海特又开口了。
“对不起,斯卡曼德先生,我忘记跟你说一件事的,请将您的手机、笔记本电脑等一切能与外界联系的物品交给我。”
对于他的要求纽特觉得有些惊讶,这些并没有写在邀请函中,他颇有些不满的看着对方,想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真的是非常抱歉,这是主人后来才嘱咐我们的,说是为了让各位客人能远离这些现代化的设备,好好的享受这几日的假期,其他的客人都上交了。”麦德海特将“都上交了”着重的强调了一下。
纽特便也没再说什么就将自己的老旧手机递交给了对方,笔记本什么的他到没有,他一直保留着手写稿子的习惯。
麦德海特对纽特道了晚安后便离去了。
纽特进了屋,一下倒在松软的床上完全不想起来,在车上坐了一天,他累极了。神经刚一放松下来,困意便席卷了他,他强睁着眼,爬起来随意地洗漱一番,钻进温暖的被窝睡下了,没多一会儿,便发出了轻轻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