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今年的总结,小透明来凑个热闹wwww


基本上还是gramander的一年,中间写了一些其他cp,曾经差点爬墙,然后被阿久的图又拽回到了坑底。

这一年写了《致命邀请》挑战了一下自己编排悬疑的水平,发现没那脑子……没有大坑,全都是小连载、各种短篇小短文和小段子,大概是去年的《TB》耗干了自己写长篇的欲望?年初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写文的目标,大概也就完成了五项吧,还有八项左右没有完成……希望明年能写完吧_(: 」∠)_

现在大概是遇到瓶颈?写什么都没有手感,这让我非常苦恼,只能一步一步来了。

最近在写广州slo的无料(虽然很废吧_(: 」∠)_感觉自己颈椎不是自己的了_(: 」∠)_

最后一个月了,凑个热闹www

继续习惯颜料的日常,这次还是是纽特的台词:“My brother,Theseus.He's an Auror.And a hugger.”


这句话定义了忒修斯就是一个“hugger”,不然作为材料的头发怎么来的呢,嘻嘻嘻嘻嘻

继续熟悉颜料的日常,写了纽特的台词:I think that might have been the best moment of my life.我一手抖就把最后一个单词写错了orz脑子想着“fffff”写成了“v”……最后破罐破摔补了一个“f”……再次大喊:“颜料太难用了!”(无限加粗放大

非常遗憾的通知大家,我把*文全锁了,我真的很怂,那些比较()的文我会一点点挪到AO3上,这里以后就放一放清水的文,小车车什么的有缘AO3吧😭😭😭

AO3:phliaf   这里面什么都放,也有一些脑洞,所以会看着比较乱


顺便开了一个质问箱:https://peing.net/zh-CN/philiaf

欢迎找我聊天哇!聊啥都行!

昨天发的立牌和钥匙链的打样图说我有违规内容把我禁了!我发啥了哦!ヽ(#`Д´)ノ

我不管!继续吹爆我的阿久!

【Theseus/Newt】匿名信

关于飞路粉的使用不太对,毕竟我实在不知道纽特家的地址(知道的话立刻飞过去

ooc




忒修斯嘭的一声关上了他办公室的门,揉乱他一丝不苟的头发,扯松勒得他难受的领带,一下子坐进他不太舒服的办公椅中。他吐了口浊气,想让整个人放松下来,此时他太想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扔出去,最好是让谁给自己来一发一忘皆空。就在他揉着太阳穴的时候,他瞟到桌上放的一封信件——一封匿名举报信,是关于纽特的。

忒修斯本来还不是很疼的头疯狂疼痛起来,额前的血管暴起,他刚刚从繁忙的工作中得到一丝喘息,那个不省心的弟弟又给他捅什么篓子了!

他扯开信看到上面举例了纽特详细的罪状,零零总总百十来条吧,真正有危害的不过一条,他偷运了一头独角兽。

忒修斯的眉毛几乎要立起来了,他把信往壁炉里一甩,当作填料,任由火舌去吞噬那封信。他抓了把飞路粉丢进壁炉,橘色的火焰瞬间拔高,变成诡异的绿色。

“纽特·斯卡曼德。”忒修斯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低吼出自己弟弟的名字。

很快的,绿色的火焰中出现了纽特的脸,他此时一脸的迷茫。

“忒斯?有什么事?”他说。

“你在哪?”忒修斯尽可能心平气和的跟这个不省心的弟弟说话。

“在家,我家。”纽特怕对方误会,特地强调了一下他在自己家里。

“很好,你等我过去。”忒修斯全然不顾自己现在的形象不佳,毕竟自己的弟弟什么样子的自己没见过,抓了把飞路粉扔进火焰里:“去纽特·斯卡曼德家。”随即大步迈入火焰中。

迎接他的并不是一脸迷茫,觉得自己是不是又犯错了的纽特,而是一脸不悦的纽特。

“你终于肯出现了?”他撇了撇嘴。

“什么?我是收到——”忒修斯被这句话问懵了。

“一份匿名举报信,对吗?”纽特抢了他的话,“那是我寄给你的,特地换了一下字体,不然以你的侦查能力我会立刻露馅。”

“纽特!你!”忒修斯的怒火瞬间被点着。

“我想你了。”

纽特只是一句话就把忒修斯已经烧到头顶的火焰熄灭了

“只是一个月。”忒修斯解释道。

“三个月,天呐,你不看日历的吗。”

忒修斯一拍额头,他现在脑子有点乱,他以为不过是过了一个月,却已经过了三个月:“我错过了什么吗?”

“没有什么大事,庆幸吧。”虽是这么说,但纽特的语气里还是带着不满。

“比如?”

“邻居家闹了一次斑地芒,火灰蛇差点烧了咱们家仓库——”

“这是大事!”忒修斯突然插嘴。

“我还没说完!”

忒修斯乖乖闭嘴。

纽特接下来又说了好多,的确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但忒修斯决定以后绝对不能再渺无音信这么久了,他这个弟弟一别扭起来絮絮叨叨的劲,十足十的继承了他们的母亲。

到了!

艺术设定集太棒了好吗!美到哭泣!如果钱包富裕一定要买!里面的图美哭我( TДT)每个场景(尤其是建筑,非常的详细!各种生物的设定也非常的棒!还有一些概念图!我全程土拨鼠尖叫!!!!!!

设定集一如既往的优秀!

剧本还没啃!

电影幕后制作画册也很棒,单独照了忒修斯的文字!


另,请不要在意我的直男照相技术_(: 」∠)_无法挽救了_(: 」∠)_

【Theseus/Newt】明亮的月亮

ooc

短小的甜饼




“忒修斯!你怎么又闯祸了!”斯卡曼德夫人一挥魔杖,轻易地就把忒修斯浮在半空,她愤怒地一遍遍地戳着他的脸训斥道:“我说了很多遍了,要给你弟弟做一个好榜样!”

“不,是小阿提。”

“你闭嘴!”

斯卡曼德夫人愤怒得变了样,她多长出了几个头,几个手臂,每个头都在说着不同的话,参杂在一起像恐怖的魔咒钻入忒修斯耳中,每个手臂上的手指都在不停地戳着他的脸。

随后他醒了,他眨了眨眼没有看到愤怒的母亲,才意识到那一切都是梦,他舒了口气,合上眼继续睡。但他刚一闭眼,就感觉有什么在戳他的脸,软软的,有规律地一下一下的点着,现在他可没有在做梦。他无奈地睁开眼,罪魁祸首正站在他的面前——是他的小弟弟纽特,只见他鬼鬼祟祟的从床边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肉乎乎的小手还放在忒修斯的脸上。

“回去睡觉。”忒修斯没好气的对这个小捣蛋鬼说道。

纽特站起身,弹了弹上面的灰尘,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是月亮太亮了,照得我睡不着。”他说这句话时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闪得忒修斯想闭眼。

“那你就来折腾我?”忒修斯要炸了。

“妈妈说我是大孩子了,要自己一个人睡,可我不想一个人睡。”纽特低下头,有些委屈,站在那里可怜巴巴地绞着手指。

忒修斯算是明白了,纽特想跟他挤一张床,但因为母亲的命令,他又不能主动上来,必须由他这个当哥哥的主动邀请他才行。

忒修斯叹了口气,拉开被子的一角:“上来吧。”

“是你邀请我的。”

“是是是,快上来,你不嫌冷,我嫌冷。”

纽特熟练地钻进被窝搂住忒修斯的腰:“哥哥真好。”

“因为我是你哥。”忒修斯给纽特掖好被角,“你永远给我记住了,除了父母,我是对你最好的。”

但纽特已经无法回答他了,这个小不点一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忒修斯又叹了口气:“这孩子……”

他也重新躺好,搂住纽特肉肉的小身子,属于孩子的奶香钻入他的鼻腔:“晚安,我的小阿提。”






———————

阿提:不严谨的阿尔忒弥斯昵称。

月亮太亮我睡不着的梗来自哪里我不用说了吧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