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神奇动物中心
家长组赛高
佛系
靠爱发电
正剧脑
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
恋爱脑无能
甜饼随缘
不定期放飞自我

间歇性失眠,瞎写个小段,部分亲身经历和个人妄想,第一人称

对于一个上班工作八小时,下班睡前四小时都抱着电脑的人来讲,颈椎病再正常不过了,僵硬、酸痛,这些随之而来,只是稍微活动下脖子就能听到“咔吧咔吧”的响声,我经“病友”推荐来到了位于城市最西端的一处底商,那里开着一家正骨店。
这里只有一个正骨师——帕西瓦尔·格雷夫斯,据病友讲,这人手法老练,话不多,但长得好看很吸引小姑娘。
长得好看啊。我站在门口嘿嘿一笑,颇为期待。
打开门,前面正有一个人做着呢,里面的正骨师说了一句“稍等”,声音低沉好听,我坐在椅子上晃着腿,更期待了。
不过这份期待很快被里面的哀嚎声吓没,感觉像是在受刑,期待变成了退却,就在我想要鞋底抹油开溜的时候,里面做完了,我也正式见到了这位正骨师,不得不说真的是帅啊。宽厚修长的大手让人感到心安,衣服的袖子挽上一截,露出结实的小臂,胳膊上的纹身在一举一动见若隐若现。
我瞬间将刚才的胆怯全部丢到脑后,美滋滋地跟着他进了屋。
但接下来的事让我更加想跑,可惜已经开始了,想停也没有办法,我这个病号经历了一番“温柔”对待,过程有些酸爽,但不得不说听着关节咔吧咔吧的脆响,竟有些爽快,而正完骨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浑身非常的轻松。
本来付完钱想要走,不知为何却得到了殷切的关怀,端茶倒水,讲解疑难,虽然后面没有客人让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坐在那里跟他聊天,但茶喝多了以后开始一头雾水,在实在无话可说的时候起身告辞,而帕西瓦尔这一次轻松放人。
刚刚离店没几步的时候,店门再次打开,帕西瓦尔的语调明显带着愉悦。
“好久不见,纽特。”
“好久不见,前段时间有点忙没功夫来。”名为纽特的男人有着好听的声线,柔和的轮廓,非常有亲和力,“你生意还是那么好。”
我回过头看向站在门口,气氛正好的二人,仿佛明白了点什么,联系上这个正骨师刚才的那些举动,仿佛是在告诉这个人他没有在特地等他。我心领神会的笑了笑,掏出手机告诉病友这个正骨师八成有主儿了,死心吧。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