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游荡

沉迷神奇动物在哪里
all cp的无节操者
主写gramander
不好说什么时候蹦奇怪的cp组合出来
请注意避雷

【Theseus/Newt】【雏菊】(百粉点梗)

亲爱的@死鱼眼 点的梗,吐花症,我第一次接触这个,我尽力了_(:з」∠)_
本来一开始想着让纽特吐各种各样的花,脑子里想的第一个就是雏菊,就捎带手查了下花语,查完了就觉得太合适了!就决定吐满罐的雏菊吧(逃跑,开头的那句诗是查花语时上面写的我就拿来用了(光速逃跑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我爱着,只我心里知觉;我珍惜我的秘密,我也珍惜我的痛苦;我曾宣誓,我爱着,不怀抱任何希望,但并不是没有幸福——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

——缪塞



纽特从亚洲回来后嗓子一直不太舒服,但又不是感冒,就是单纯的嗓子瘙痒会让他忍不住的咳嗽。清凉茶、润喉糖还是其他什么的润嗓子的方法他都试过了,但都收效甚微,每一天的开始都是从咳嗽中醒来。随着嗓子的瘙痒越来越严重让纽特总是不自觉的伸手去挠脖子,皮肤上被他挠出一道一道的血印,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但这些都不能阻碍纽特去完成自己的心血——《神奇动物在哪里》。
直到那一天,让纽特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同往常一样,他正在给自己的那些神奇生物喂食,没有任何预警的从喉咙深处突然涌出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刺痒感,他从未咳嗽的如此剧烈,简直就要把肺咳出来,总算有所舒缓的时候他拿开了捂在嘴边的手看到了一片花瓣,雏菊的明黄色在这个时候是那样刺眼,他明白这是从他嗓子中咳出来的,他终于知道这几天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纽特的表情从未像现在这样绝望,他从没想过自己竟会沾染上这样的绝症,他以为那不过是传说,源自于亚洲的古老的诅咒——吐花症,源于心中的爱恋,只有两情相悦的人之间的亲吻才能解除这个必死的绝症,期限是一个月。
“哈。”纽特抬头看着自己扩展出来的手提箱内的天空苦笑了一声,他明白自己注定是要死了,因为那个人怎会爱自己。
纽特找了个空罐施了一个扩展魔法将那瓣雏菊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他打算在自己死之前将这些花瓣收集起来最后在统一焚烧。

第一日
纽特不再咳嗽,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只要那种感觉从胸口处上涌他就知道新的花瓣会随之吐出。
源源不绝的雏菊花瓣被吐出几乎就要影响纽特的生活,他写书的进度被影响了,他不知道在自己死之前能否完成,他哭了,不是为正在接近的死亡而哭,他不是那样懦弱的人,而是为无法给世人展现魔法生物的独特而懊恼,他绝望地想到最后难道就只有自己才知道它们的一切吗?

第二日
当纽特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嘴边吐出了数不尽的花瓣,随着自己睡觉时的翻动而铺的满床都是,甚至有些飘到了地上,他吓坏了,他庆幸自己前一晚将手提箱牢牢的锁住不然后果他不敢想象,他连忙把花瓣都收集起来放入罐子中,所有的犄角旮旯都检查了一遍没有花瓣后他才松了口气,太危险了,他不能让自己心爱的魔法生物碰到这些危险的花瓣,他决定随身携带那个装有花瓣的罐子,以便及时将花瓣放入。
书的进展还是不容乐观。

第六日
摆脱了重重困难书终于稍稍有了起色,这是这么多日来让纽特唯一欣慰的事,至少在他离开这个人世之前他能将这本书完成了。
罐子中的花瓣没有一片枯萎,原本让人欢喜的颜色现在看起来是那样让纽特厌恶。

第十日
纽特的哥哥忒休斯突然的到访让他措手不及,他心不在焉的招待对方以致干错了很多事,忒休斯担心的看着要把盐撒进茶中的纽特出声制止了。
“纽特,你今天很不对劲。”
“我?我没事,就是……”纽特努力的让自己用最正常的表情面对忒休斯,他对自己今天的失常辩驳道,“就是皮克特又患了伤风,我很担心。”
忒休斯只是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随后他就注意到了纽特随身携带的那瓶塞了半罐子的花瓣,黄灿灿的甚是好看。
“纽特这是什么?你从中国那里弄来的花茶吗?”
忒休斯的手就要碰触到罐子时被纽特狠狠地打开。
“什么都不是,不要想了,如果没什么事就请回吧。”
纽特此时的脸色非常不好,这不是他以前面对忒休斯的表情,但胸口中上涌的感觉再次出现他必须下逐客令。
忒休斯就这样摸不着头脑的被他的弟弟请了出去。

第十三日
这不吉利的数字。
纽特的事情终究被发现了,忒休斯看到了从纽特嘴中吐出的花瓣,他如何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才知道那一罐子的花是从何而来。
“多久了?”
纽特闭嘴不说。
“是谁?”
“他不会爱我的,忒休斯。”
“他?”忒休斯顿了一下明白了自己的弟弟缄默不语如此之久的原因,“所以你就打算这么死去吗?”
“是的。”
看着纽特镇定的神情忒休斯抓乱了自己的头发。
“梅林的胡子!纽特你就不能别在这种时候那么死脑筋行吗!”
“忒休斯!”纽特第一次对自己的哥哥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双方都愣住了,纽特垂下了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他真的不会爱我的。”他抬起头看向忒休斯,“走吧,不要告诉爸爸妈妈,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你就没想过他们会伤心吗?”
纽特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他强硬的把忒休斯推了出去重重的撞上了门,差一点就要将对方笔挺的鼻梁撞扁,无视对方的捶门声,纽特靠在门上缓缓地滑到地面
“你怎可能爱我呢,忒休斯。”

第十四日
纽特给自家的门上下了一道道的咒语让忒休斯无法进入,他现在需要专心。

第二十日
罐子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填满,而纽特的书也即将完成,他终于有时间开始处理自己的身后事,他将所有的话写成了一封封的信留给亲人们和寥寥无几的朋友,纽特没想到即使到现在自己都会如此冷静的面对自己的死亡,他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是个怪胎。
这时,随着一声剧烈的炸响让纽特知道忒休斯终究还是破解了那些咒语再次踏进了他的家。
看着如同一头雄狮大步迈进的忒休斯,纽特一瞬间觉得自己仿若回到了小时候,自己就是一个犯错了事的孩子就要接受惩罚。
但忒休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个飞来咒让纽特的那罐花瓣飞到了他的手中,一拿到手他就作势要打开。
“忒休斯你疯了吗,你也会被传染上的!”
“既然要死的话那就再加我一个!我不能忍受未来没有你的日子!”忒休斯躲避着过来抢夺那个罐子的纽特将压抑多日的话说了出口,与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一起,“纽特,我爱你,即使这个感情被你唾弃。”
纽特被忒休斯突然的表白惊住了,他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他无法置信刚才从忒休斯嘴中竟会说出“我爱你”。
“忒休斯,你刚才说了什么?”
忒休斯看着纽特那震惊的表情,他觉得自己跟弟弟的关系或许就此破裂,他再无畏惧。
“我爱你,纽特,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我无法……”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纽特堵住了嘴,那遐想过无数回的双唇终于与他相碰,忒休斯回应了这个期盼多年的吻,而纽特此时的胸口中就像有什么解脱了一样,破碎消散。
在他们亲吻中装有花瓣的罐子掉落地面摔碎了,里面的花瓣在接触到空气的一瞬间悉数枯萎化成了尘土,诅咒因为这个吻就此解除。
没有什么比自己爱的人也爱自己这样的事更加美妙了。


Fin

评论(20)

热度(51)

  1. EMILY无所事事的游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