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神奇动物中心
家长组赛高
佛系
靠爱发电
正剧脑
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
恋爱脑无能
甜饼随缘
不定期放飞自我

头套先生

突发脑洞

原作向

非常短

猜猜我写的是谁







从麦格尔有记忆开始,他就被一遍一遍地嘱咐远离城镇南边的贫民窟,那里不仅有大批的非法流民,更是藏污纳垢之地,进去了或许连骨头都不会吐出来。但最关键的,是那个疯子, 那个常年带着滑稽头套的疯子住在那里,此人不知是什么年纪,他一直住在那里的最深处,从垃圾堆捡食,永远只有咿咿呀呀的声音,以及古怪的行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疯子不好惹,有人曾发誓亲眼见过他扯下过一个人的耳朵放到嘴里嚼食;也有人说这人是一个潜逃过来的杀人魔。流言蜚语传遍了整个大街小巷,却没有一个人去探究事情的真假,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疯子什么都干得出来。
当然,也没人知道这个疯子的名字,人们戏称他为头套先生。
这个称呼也就成为了大人吓唬小孩的工具。“你不老实听话就把你丢给头套先生,让他把你吃掉。”这样的威胁让这个名字成为了所有孩子的童年阴影,甚至真的有人深信头套先生吃过被扔进去的孩子。
麦格尔遇见头套先生是一次意外,他为了彰显自己的勇敢在深夜跑去了贫民窟,却没想到遇到了这个噩梦。在看到头套先生的那一瞬,他吓得屁滚尿流,他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活吞小孩的剧情,得到的是一个放在头顶的宽厚大手和一颗包装纸被压得皱皱巴巴的糖果。
头套先生对麦格尔招招手,示意他跟上。
熟睡的人们没有看到这个诡异的画面——宁静的街道上一大一小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只有偶尔头套先生会停下来等待步子太小跟不上的麦格尔。
这或许是唯一的一次,不为任何人所知的,头套先生没有发疯的时候。
最终,麦格尔走出了这里,他欢呼雀跃的冲向明亮的街道,他跑了很远才回头去看看头套先生是不是还在,他忘记道谢了。但对方已经不在那里了,只留下一个漆黑的街道入口,像是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对着他。麦格尔飞快的逃离了那里,直到累到跑不动,他粗喘着气,瘫在地上摸向口袋,掏出头套先生给的那颗糖,他打开包装纸,里面的糖被体温融化得黏黏糊糊,他没有介意,扔进嘴里吃了起来,味道有些怪,可能是放太久了,但不难吃。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说出来也只会成为笑柄,大家只会跟他说你在做梦吧,但他知道不是,因为那颗糖的味道真的太奇怪了。
后来,这里发生了多起命案,凶手一直没有被抓住。
所有人都认为是头套先生,即使没有任何证据。
人们把他从贫民窟中拖了出来,放言说要烧死他,麦格尔是围观的群众之一,不明所以的他跟着人们大喊:“烧死他!烧死他!”直到他看到那个人是谁才闭了嘴。
男人的头套被揭了下来,大面积的割痕与烧伤牵扯在一起让他的脸狰狞无比,看到这幅惨样的人无一不倒吸冷气,更没人同情他了,人们只想着快点处理掉这个恶心的人。
这时人们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舌头也被割下,所以只会咿咿呀呀的模糊发音。而他的锁骨处烫着一个奇怪的标志——正三角形里有一个圆和一道竖立在中心的线。没人知道这个标志的含义,也没人想知道,他们最多把这个标志当成是一种羞辱的印记。
很快人们将头套先生倒掉而起,架起木柴、干枝,点起一把火。
人们烧死了他。他们在熊熊大火边大声高呼、大笑,甚至跳起了舞,仿若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盛典。
没人在意他们找到的是不是真正的凶手。
更没人为头套先生流下一滴眼泪,甚至连麦格尔也只是缩在角落,不看不闻不说。
而曾经为头套先生流过泪的人,早在多年前哭干了眼。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