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神奇动物中心
家长组赛高
佛系
靠爱发电
正剧脑
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
恋爱脑无能
甜饼随缘
不定期放飞自我

【crewt】【观察日记】(6)(完)

大家圣诞快乐!(ノ≧∀≦)ノ
这篇终于画上句号了!时隔一年啊orz其实本来这篇是想拖到明年的(喂,但前段时间看到的剧照让我觉得crewt这对cp很多的地方都会与之前的想法有很大出入,所以决定今年快速完结吧_(:з」∠)_希望明年的小动物2能给我一些希望_(:з」∠)_
昨天给自己做了个粗略的年终总结,吓到我了……写了好多……上半年勤奋得不像我(喂,下半年开始恢复懒癌本质了😂😂😂
这篇应该是今年的最后一篇吧,用一篇圆满的完结给自己今年画下一个圆圆的句号🙆(੭ु˶˭̵̴⃙⃚⃘᷄ᗢ˭̴̵⃙⃚⃘᷅˶)੭ु⁾



前文指路👇

1: 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d6535c7
2: 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d6b7816
3: 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d8d319b
4: 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db97d05
5: 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df4fd25
番外: 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d9b533d



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克雷登斯猛然睁开眼,冷汗早已浸湿他的衣衫,粘粘乎乎的贴在他的身上,即使身处在这温暖的房间中也让他泛起了一股冷意。这些都源自于他做的那个梦,他又梦见了在美国时的遭遇,鞭打、饥饿以及背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这些痛苦的经历,但他的梦却从来没有放过他。
克雷登斯胡乱地擦去脸上的汗,他深吸了几口气,在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现在他在英国,不是在那个冰冷的美国,一个叫纽特的巫师在悉心的照顾他,他有温暖的床,可口的食物,以及这个人的笑容,过去的那些事情再也不会发生。这些话被他重复了无数遍,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样都无法入睡,他还是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这些,失去这个人的温柔,失去这个家。
克雷登斯辗转反侧了许久,最终他还是掀起被子下了床,他赤着脚,踮着脚尖无声的小跑到纽特的房门前。这个一直对他不设防的门此时虚掩着,只需要轻轻一碰,这扇门便会向他敞开,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克雷登斯走进屋内看着躺在床上还在睡梦中的人,他大着胆子再次爬上了纽特的床,钻进沾有对方提问的被窝,从后面拥抱住了对方。他闭上眼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这个温度不仅温暖了他的身体,也温暖了他的心,他甚至觉得自己身上被冷汗浸湿的衣衫此时在一点一点的被这个温度烘干。
在迷迷糊糊中,纽特感觉到有什么钻进了自己的被窝,他翻了个身,拍了拍身边的凸起,说了句“嗯……妈咪在这儿,好孩子睡吧。”又继续睡了过去。
克雷登斯顺势向纽特的怀里钻了钻,让他们帖得更近了一些,他感受着他们肢体间的碰触,他们的体温逐渐融合在一起。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心安,他将头窝在对方的肩颈处嗅着对方的气息,合上眼,安稳的睡下了。
第二天,纽特醒来时看到了抱着自己的克雷登斯,这个青年的面庞从来没离他如此之近,对方均匀的呼气吹在他的脸上,撩过脸上细微的绒毛,有些痒。纽特一瞬间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用了几秒才让漂浮在外的意识回到脑子里,他隐约的记得昨天好像是有什么上了他的床,自己还安慰似的说了句话,整晚记得最清楚的是自己肯定说了“妈咪”这个词,但他根本没想到钻进来的竟然是克雷登斯,还以为又是哪个从皮箱里偷跑出来的神奇动物。纽特此刻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得不像样,跟一个人类男性说“妈咪”?他想一头撞死在毒角兽身上。
克雷登斯好像是感觉到了纽特的视线,他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确认自己搂着的人没有离开他,轻唤了对方一声,又往对方的怀里一窝,蹭了蹭继续睡去,完全没有要撒手的意思。
“克雷登斯,醒醒。”纽特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但对方没有给他任何回应,最终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今天要不要跟我去手提箱里?去见见那些神奇动物们。”
一听到这句话,克雷登斯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猛地抬起头,大大的黑色眼睛泛着不一样的光彩,从他此刻的表情能看出他现在兴奋极了。他掀开被子,迅速蹿下了床捎带手也把纽特拉了起来。
“想去,纽特,我想去。”
从他嘴里蹦出了一些简单的单词,许久不曾说话让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但也无法掩盖他语气中的兴奋,他弯着好看的眉眼,看着被他猛然拉起,因为惯性而离得很近的纽特,两人间的距离近到即使忽略掉睡的凌乱的头发与睡衣都稍显暧昧。
“洗漱好了咱们就下去。”纽特有些尴尬但又不能把这个少年推开。
“好。”克雷登斯对纽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第一次进入手提箱的克雷登斯嘴巴不自觉的张得老大,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魔法,比那个在美国冒充帕西瓦尔的坏巫师所施展的神奇多了。在这个用魔法所扩展出来的空间中身型各异的神奇动物们在不同的区域里互不干涉的生活在这个广袤的空间里,头顶的光芒如同阳光一般照射在克雷登斯的身上,他抬起头伸出手去遮挡这耀眼的光线,一簇簇的光透过指缝又打在他的脸上,形成好看的光斑。
“克雷登斯,过来,我带你介绍他们。”纽特提着铁桶站在角驼兽的住所——一望无际的沙漠前冲他招招手,克雷登斯很是乖顺的走到他的身边。
纽特从铁桶中拿出一块肉递给他,想让克雷登斯去试着喂一喂。让纽特很意外的是,他本以为克雷登斯会有些犹豫、紧张,他甚至做好了随时安抚两边的准备,但克雷登斯却很快的与角驼兽一家打成了一片,成年角驼兽的触须交缠在他的头发中,痒痒的,逗得他直乐。
而在毒角兽那里,克雷登斯对这个有着硕大身躯的神奇动物有些畏手畏脚了,纽特也不勉强,他一边喂食一边给对方普及毒角兽的知识。
“总体来说,她是一个很温顺的姑娘,只要不在错误的时间招惹她。”最后纽特用一句话大致做了个概括,让一直站在外面战战兢兢的克雷登斯有所舒缓。
他们很快来到了嗅嗅的小窝那里,克雷登斯看着这只浑身漆黑,眨着水汪汪的无辜小眼睛的神奇动物那金光闪闪的窝时睁大了眼。
“这是嗅嗅,他应该是最富有的神奇动物了。”说着递给克雷登斯一枚金币,“把这个递过去。”
克雷登斯接过硬币,将手伸了过去,嗅嗅瞬间便看到了他手中的硬币,这只贪心的小家伙吸了吸鼻子,立刻钻出了自己的窝爬到克雷登斯的手上拿走了金币塞进自己肚子上的袋子中,甚至还嫌不够的顺着克雷登斯的胳膊往上爬,不断在他身上嗅来嗅去想要找到更多亮闪闪的硬币或者别的什么,这把克莱登斯逗得直乐。最后什么都没找到的嗅嗅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向克雷登斯,就好像在说“我知道你肯定还有,快说你把其他的硬币藏哪了。”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去找他。”说着,克雷登斯向纽特一指将这个小麻烦交给对方。
嗅嗅好似听懂了克雷登斯的话,他看向了纽特,但犹豫了起来,他知道这个和善的巫师不会让他轻易拿到硬币,反而在心情好的时候能给他点,嗅嗅吸了吸鼻子,权衡再三决定放弃,回到自己的窝里去擦新得到的硬币了。
克雷登斯有些意外的看向纽特,纽特则笑了笑:“他知道从我这里讨不到好,弄不好还要把他的收藏都没收,你说他还敢来找我吗。”
克雷登斯听后恍然大悟。

自从能去纽特的箱子里接触那些神奇动物后,克雷登斯的状态越来越好,他很迅速的记住了所有神奇动物的习性,记住了如何调配他们的饮食,他现在俨然成为了纽特的助手,他可以任意进出对方的书房去看各种书籍,甚至还从纽特那里学到了几个简单的咒语,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无法忘记第一次挥舞魔杖(虽然是纽特的),第一次成功释放魔咒时的感觉,那种浑身的细胞都炸开了似的兴奋感让人久久无法忘怀。
这一天,克雷登斯在纽特的书房翻阅资料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放在角落里的记事本,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他好奇地拿了下来想要知道纽特是如何写自己的,但转念又一想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不好,他便又塞了回去。可当他找到自己需要的那本书时却根本看不下去,他脑子里一直浮现那本写着自己名字的册子,他想知道里面写了些什么。他合上手中的书,走回书架,在心中默默的跟纽特说“对不起,就看一下。”随即便将那个记事本又抽了出来。
“纽特。”
“嗯?”正在给手提箱里的那些神奇动物准备晚饭的纽特忙着手头的事没有回头,只是应答了一声。
“我不是你的那些神奇动物。”
纽特一愣,回头看向克雷登斯,有点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没有照顾过人类也不能把我当神奇动物啊。”没有了一开始的冲动,克雷登斯低着头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不是!”虽然声音很小,但纽特还是听到了,他立刻就明白对方看到了那个记事本,他连忙辩解道,“克雷,听我解释,我没有照顾过人类,所以一开始只能用照顾那些神奇动物的那一套来照顾你,梅林在上!克雷,请你相信我!”
听到对方不断的道歉和辩解,克雷登斯还是低着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默的走过来搭把手,帮对方准备那些神奇生物的晚饭。之后他们又一起在箱子里把那些生物喂饱,可在这期间克雷登斯一直默默的干他的事,一言不发,纽特几次挑起了话题都没有回应,出去的时候克雷登斯抱着杜戈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甚至到上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搭理对方一次。
纽特有些慌乱,他抓了抓头:“好像被讨厌了,怎么办啊。”
还好第二天克雷登斯又恢复了常态,纽特这才松了一口气。

经过与手提箱内的神奇动物们多日的接触,克雷登斯凭着对他们越来越熟悉和对他们的认知,使得他的胆子更大了一些。
这一天,他刚好喂完毒角兽想要休息一下,一抬头正好看到正卧在一旁打盹儿的囊毒豹,他突发奇想的想要去摸一摸,虽然被提醒了无数回关于囊毒豹的危险,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个庞然大物不好惹,但旺盛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想这么做。
只是摸一下而已,他如此想道。
他壮着胆子静悄悄的走了过去,未曾想还未近身,囊毒豹敏锐地感觉到了克雷登斯的靠近,他瞬间睁开眼,一对竖瞳直直地瞪着这个贸然凑近他的青年,他的牙呲了出来,威胁的嘶吼从牙缝中挤出,他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给了几天好脸色便得意忘形的家伙。这个出乎意料的突发状况让克雷登斯吓出了冷汗,他不像纽特可以与这些神奇动物和平共处,甚至有些至今都不愿给他好脸色看(护树罗锅皮克特就是其中之一),他迅速决定离开这里,远离危险。
可囊毒豹并不打算放过克雷登斯,他缓慢的起身,做出了攻击的准备,他随时都会呼出引起致命疾病的气息,然后等眼前的这个小子奄奄一息的时候再给上对方一口。此时,克雷登斯觉得自己的心脏要从胸口跳出来了,生存的本能将在他体内沉寂许久的默默然激活,再次从体内涌出,像是要保护宿主的这具肉体,随时准备和囊毒豹干上一架。
就在克雷登斯体内的默默然即将爆发的时候纽特及时赶到了,他娴熟的安抚住了囊毒豹,迅速的将克雷登斯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克雷登斯刚才周身冒起的黑雾没有逃过纽特的眼睛,他不认为对方不会没有注意到这个,本来早已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全完了。”克雷登斯心想,这一次默默然的出现让他之前的努力白费了,他将失去纽特,失去这份温暖,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纽特的确是看到了就要从克雷登斯体内再次爆发出来的默默然,但他现在更担心的是对方有没有被囊毒豹伤到,他神色紧张的检查了对方一番,不断的问他“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在确认对方真的没事时才长舒一口气。
纽特的这一番动作让克雷登斯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点,他拽着衣角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纽特你……你不会赶我走吧?”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赶你走?”纽特被克雷登斯的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因为我……”
还没等克雷登斯说出“我体内的默默然”,纽特就打断了他。
“克雷,不论怎样我都不会赶你走的,你记住,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纽特的话让克雷登斯的眼角有些湿润,他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哭出来,这份从来没人给予过他的温柔让他更加不想失去,他不想因为自己哪一天的失控伤害到纽特,他暗自下定决心要尽快的控制住体内的默默然。
与此同时,纽特则在想着如何安全有效的取出对方体内的默默然,他担心默默然迟早有一天会要了克雷登斯的命,但取出默默然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更何况是在对方体内存在了这么久,稍一不慎,克雷登斯的命可能就没了,左右都是死,这样的情况让纽特面色发白。
“克雷,我……”纽特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克雷登斯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想让这个青年作出决定,可都太残酷了。
或许是看出了纽特的为难,克雷登斯握住对方的手说道:“纽特,我不想将默默然取出来。”
克雷登斯的话让纽特震惊,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克雷登斯握住纽特的手更加地用力,“我知道这份力量有多危险,但我也知道这份力量有多强大,我想用这份力量帮助你,我想成为你可靠的助手。虽然现在我不太能控制住这个力量,但请相信我,好吗?”
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纽特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才勉强点了点头。
“好,我相信你,但绝对不可以勉强自己,答应我。”
克雷登斯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此刻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轻松,他点了点头对纽特说“好。”而紧握着对方的手完全没有要松开的意思,纽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以为克雷登斯还有什么话想说。此时克雷登斯的脸有些涨红,他犹豫了半天,最后抱住了纽特。
“克雷?”
“抱歉,就……让我这样抱抱你。”
纽特没说什么,他也抱住了克雷登斯,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刚到他家骨瘦如柴,需要细心呵护的男孩此时已经有了宽厚的肩膀,强有力的手臂,克雷登斯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纽特开始相信对方能控制住体内的默默然了。
“其实……”这时克雷登斯开口了,“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早就想告诉你了。”
说着,他放开了纽特,很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喜欢你。”
纽特被这句突如其来的告白震惊的一时没反应过来,但随着大脑开始恢复运转,他的脸逐渐变红,要说对克雷登斯没有感觉那是假的,但没想到会是对方先跟自己挑明。
克雷登斯不知道纽特此时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太过突兀,但他已经不想再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心里,他又下定决心的将身子向前倾了些,凑上去轻轻的碰了碰对方的唇,那柔软的触感是那么的美好。
而纽特脸上的绯色逐渐扩散,好似要将他的全身都包裹住一般,埋藏在他心底的小小的种子在这片绯色中生根发芽,他回应了对方的吻。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