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游荡

沉迷神奇动物在哪里
all cp的无节操者
主写gramander
不好说什么时候蹦奇怪的cp组合出来
请注意避雷

【gramander】【珍贵之物】

群里百人活动的参与文之一,更多太太们的作品请点击“寻獾作乐”tag,我们的宗旨是all纽特!群号:516446683



现代au
ooc有


在这个城镇尽头的高地上有一座曾经辉煌过的别墅,那是曾经属于斯卡曼德家族的遗址,现在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鬼屋,生锈的围栏,疯长的野草,破败的墙壁无一不在诉说着这里被废弃了很长的岁月,但从如同城堡般的石造别墅,广袤的后花园,精美雕刻的装饰性雕塑等等的一切,也告诉着来人这里曾经有过最繁盛的时期,没人知道为何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摆在眼前的一切无一不令人唏嘘。
但也就像之前说的这里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鬼屋,每一年都会有无数的人来这里试胆,有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自己人吓自己人,有的则见过在最漆黑的角落里那白色的幽魂发出一阵阵的轻叹,是那样的凄凉。

帕西瓦尔跟着合租的室友站在了这栋鬼屋前,他挥舞着手驱赶着夏日的蚊虫,他有些烦躁,对于这次活动他很是鄙夷,身为一名无神论者来参加这一次的试胆大会不过是凑数来的,这个鬼屋的传说他有听说过,那些都不过是心理作用,什么白色的幽灵不过是被风吹起来的窗帘,叹息声不过是风吹过缝隙的声音。看着自己眼前组成一队队的情侣们帕西瓦尔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在他眼里这不过又是他的室友们为了在女友面前彰显男性英勇一面的活动,帕西瓦尔双手插兜慢慢悠悠的跟着那些叽叽喳喳、兴奋不已的小情侣们走近了这栋老宅,他们无视了门上挂着的禁止进入的标示走入其中。
当他们推开布满蜘蛛网和积了厚重的灰尘的大门时,月亮被云所遮盖住,没有月光照射进来的前厅让胆小的人望而却步,帕西瓦尔倒是无所谓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率先迈了进去,灰尘呛得他咳嗽不停,他捂着口鼻举着手机四处扫射观察着,室内的装潢即使如此的破败不堪也能撇出当年的辉煌。
剩下的人跟随着帕西瓦尔的脚步陆陆续续的走进这栋破败的老屋,他们基本上走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如果把那些小伙子吓唬小姑娘而发出的尖叫忽略的话可说是一切顺利,直到他们听到了那一声叹息,看到了那个白影,迟了几秒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空间,冲出了破损的屋顶回荡在夜空之中,情侣们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独独把帕西瓦尔一个人留在了这里,他看着对面逐渐向他飘过来的白色身影暗自发誓,如果他能活着回去一定要那些人好看。
当这个乳白色又有些透明的幽灵飘近后,帕西瓦尔看清了对方穿着上世纪流行的服饰,是一个很精神的青年,但他漂浮在半空的透明躯体让他显得诡异万分。
“嗨,我叫纽特,你叫什么?”
很礼貌的开场白。
“……帕西瓦尔。”
没有预料中的惊叫与昏迷,镇静的简短回答。
这是他们的开始。
那一晚帕西瓦尔安全的回到了合租的房屋,在室友惊恐的以为是他的灵魂来找他们算账的前提下狠狠的修理了他们一顿后回屋倒头睡下,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留下了惊魂未定的室友躲在门后咬着耳朵猜测帕西瓦尔回来就睡是不是被幽灵吸了精气,全然忽略了刚刚还被他被狠狠的修理过这件事。
当日上三竿,帕西瓦尔才勉强的睁开了眼,他迷迷瞪瞪的趴下了床,一步三晃的走到盥洗室,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叹了口气,从镜子后面的柜子中拿出洗漱用具开始洗脸刷牙。
当天晚上帕西瓦尔坐上了计程车再次去往那栋老屋,出租司机对此见怪不怪,每年都会有太多的人去那个地方试胆,他只在帕西瓦尔下车后祝他好运别被吓到,帕西瓦尔则在心中暗自想到昨天已经见过了。

帕西瓦尔看着眼前的老屋,他有点后悔,他本来是不想来的,谁愿意和一个幽灵独处,但一向说话算话的他觉得既然答应了那要去做的,他回想起昨晚被独自留下的自己所答应的事,他答应了那个幽灵——纽特帮他找丢失的珍宝。
“我的这里缺失了一块。”纽特抚摸着他透明的胸膛,“我总觉得会在这个屋子里找到我缺失的那一块,你能帮我找吗?”
这是纽特对帕西瓦尔的请求。
从那天开始帕西瓦尔有空就会过来帮纽特寻找他所丢失的那个不明的珍宝,他翻遍了这个地方的每个角落却只看到了一堆的垃圾,最后他放弃了,看着一直飘在他身后的纽特他抱歉的摇了摇头。这里除了倒塌的墙壁和小动物的尸体外就没有什么东西了,如果把那些别的探险者丢弃的破烂也算上的话。
纽特失望地耷拉下脑袋穿过墙壁消失了,帕西瓦尔轻叹一口气,觉得自己的使命应该就此结束打算离开这个阴森的地方回家的时候纽特又折返了回来。
“你,愿意陪我聊聊吗?我一个人在这个大屋里呆的太久了。”
帕西瓦尔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对方脸上寂寞的表情触动了他的心吧。
他跟纽特天南地北的聊了很多,纽特生前也是一名博览群书的人,他去过很多个国家见识过很多神奇的事物,他有时候对一些事情的独到看法经常能让帕西瓦尔豁然开朗,帕西瓦尔在不知不觉间被对方所吸引。
在一个月圆之夜,明亮的月光透过破损的屋顶照入屋内,即使不需要借助手机的光也可以看清眼前的一切,在月光的照射下纽特全身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如同人形的月亮站在帕西瓦尔面前,让他有一刻看愣了神,他连忙找了一个话题去分散注意力。
“你说等我死后我也会变成你这样吗?”
纽特思考了很久才说了一句:“或许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这个问题真是难住我了。”
纽特托着腮帮子入神思考着的表情让帕西瓦尔看入了迷,他下意识的凑过去亲吻那无法触碰到的双唇,不出意外的只是碰到一片阴冷的空气。当帕西瓦尔睁开眼就看见纽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纽特的表情一下慌乱了起来,他支支吾吾地发着奇怪的音节,最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他选择钻入了地底,过了许久才冒出一个头顶只露出他那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帕西瓦尔。
帕西瓦尔被对方的反应逗笑了,同时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幽灵。他所庆幸的是纽特并未因为他这突然的举动而将他轰出去,或许是孤单太久不想失去这来之不易的谈话对象吧。
从那以后帕西瓦尔来得更勤了,只是看一眼就走也好还是彻夜长谈也罢,他享受着与纽特相处的点点滴滴,同时他也被当成了这栋鬼屋的一份子,成为了新的怪谈,对此他一笑了之。
纽特对于那个吻一直避而不谈,与帕西瓦尔在一起时的态度从未因此而改变过,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纽特对帕西瓦尔的感觉逐渐的在发生着变化,他的视线越来越长时间的这个人身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他,让他无法挪开。
就在他们相遇一周年之际,纽特将那句想说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我爱你。”
这是帕西瓦尔朝思暮想的回应,可刚一说完,纽特的身上就开始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柔和的光,他的身体正在淡化消融。
本来因为那句表白而欣喜的帕西瓦尔被纽特的变化所惊住。
“你的身体……”他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纽特,他无法理解对方身上正在发生的事。
纽特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看着自己逐渐在变成光粒消散的身体,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啊。”纽特落寞地说道,“帕西瓦尔,你就是我最珍贵的宝物,我终于找到了,却要跟你分别。”
纽特露出哀伤的微笑在帕西瓦尔的唇上落下轻轻的一吻,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消散于空气之中,帕西瓦尔伸着要去搂住对方的手久久没有放下,泪,从眼角滑下。

评论(8)

热度(40)

  1. AlecNights无所事事的游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