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Theseus/Newt】晨间的那些小事

被阿久@泪目久 新画的骨科炸出来了!!!!!!好喜欢这样的兄弟俩(大哭




东方的地平线上开始泛起点点的鱼肚白,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逐渐亮了起来,橘色的太阳缓缓升起,月亮拖拽着夜幕与星辰离开天空这个舞台,将主角的位置让位出来。
只属于清晨的,温暖、柔和的金橙色光芒顺着窗沿爬进屋内,一点一点地将室内的一切镀上一层好看的金色。
床上的人睡得正香,被子随着他均匀的呼吸起伏着,金棕色的头发半露在外面,阳光透过发丝,将其照耀出好看的色泽,本来就蓬松的头发显得更加毛茸茸的。
裹在被子里的人好像醒了,他蹭了蹭枕头,毛茸茸的头发随之晃了几晃,又咕哝了几声,像是在抱怨光线太过刺眼,也像是在说梦话,他又往被窝里缩了缩,翻了个身,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睡,全然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悄悄地走进了他的卧室。
来人有着与他一样蓬松的头发,只是颜色略深,发育良好的健壮体格明显比缩在被子里的人大上一圈,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床边,伸出修长的手——
“纽特,醒醒了纽特。”忒修斯晃了晃眼前由被子裹成的山。
“拒绝。”
纽特发出像猫一样慵懒的声音,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前一晚与暑假作业折腾了半宿,今天说什么也要晚起一会儿,全然忘记了昨天是怎么央求哥哥第二天早上与他来一场飞天扫帚比赛的。
忒修斯看着弟弟耍赖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决定使用绝招了。
“起床了!”
伴随着这声催促,忒修斯的手毫不客气的伸进被窝去袭击纽特的软肋。
“停!停!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醒了,我醒了!住手!”最怕瘙痒的纽特快要笑岔过气,他的脸上泛起红晕,浅棕色的雀斑几乎要消失在这片绯红之中。
在纽特的不断讨饶下,忒修斯这才停下了手。
“哥,你犯规!”他喘着粗气,挥手拍打对方的手臂,虽是责备的话语,但语调中并无怒意,手上也没用劲。
“闭嘴吧,你这个赖床鬼。”
忒修斯沿边一坐,柔软的床往他的方向塌陷了一些,纽特也顺势往那里靠了靠,离得他更近了。此刻忒修斯能更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的雀斑和未消下去的红晕,灰绿色的眼眸在晨光的照耀下变换着不同的色彩,他完全被吸引过去,不自觉的越靠越近,纽特则趁其不备一把将他拽到床上,这一次换成他去搔对方的痒了,他们在床上滚了几圈,整个屋内都回荡着他们的嬉笑打闹的声音,直到他们累了,各占据着半张床,躺在上面讨论着再过几日就要举行的魁地奇世界杯,争论起哪一支队伍会成为冠军。
但很快的,他们从魁地奇聊到了早饭吃什么上,他们已经能闻到烤面包的香气,胃中的馋虫催促着他们快点下楼,但谁也不想动一下,都在享受着清晨安逸的时光。
太阳跃出了地平线,普照着大地,地精从洞穴中爬出来开始在后花园捣蛋,斯卡曼德夫人在楼下喊着她的两个儿子去把这些花园破坏者扔出去,不然谁都没有早饭吃,兄弟二人这才从床上爬起,一溜烟儿的奔下来。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