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Theseus/Newt】猜疑

ooc预警

各种bug

各种私设




忒修斯恋爱了,这是纽特从他的诸多细节中察觉出来的——左手整理衣领的频率比往常多了五分之一次;领带往上多系了三分之一英寸;尤其是那双皮鞋,擦得比任何时候都锃亮——这是他每次谈恋爱必有的小变化,从学生时代起便是如此。小时候纽特不懂,他可以任由哥哥发生这些变化后很快便带女朋友回家吃饭——虽然每一个都吹了。

但现在不同,纽特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可忒修斯不再是那个赫奇帕奇的毛头小子,他现在的年纪不小了,不会像学生时代那么草率,这一次他肯定是动真格的,到时候那个幸运的人便会与之共度余生。每一次一想到这里,纽特的心口总会没由来的疼痛。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即使在学校里被人指指点点;即使在被开除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纽特对忒修斯的情感也是在那天开始无限的蔓延,占据了整个思想,那朵名为爱的花越开越盛,忒修斯逐渐在他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这份爱恋使纽特退进了他的手提箱,不断地逃避,希望自己有一天会忘记。

可逃避又有什么用呢,那个痛苦的源头——他的哥哥忒修斯,总是想方设法的想将他从手提箱里拽出来,理由各式各样——一起吃顿饭,一起给父母挑选礼物,甚至还用火灰蛇的蛋把他引出来过。而他只要出现在人们面前就会拿来与优秀的忒修斯做比较,那个让他心痛的名字就会一遍一遍的塞进他的耳中,让他想甩都甩不掉。

再后来,纽特认命了,觉得这么逃避也不是个办法,更何况罪魁祸首像跟他作对一般不让他去逃避。他从手提箱里出来,去面对忒修斯。但那个从未谋面的女性又让他百爪挠心,说实话,他嫉妒。

自从离开了手提箱,他偶尔会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发呆,嘴中念念有词——就像今天这样。他是在想哪只神奇动物喂了,哪只该刷毛了吗?不是。他是在心中将一个一个嫌疑人的名字筛除,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会记住全魔法部的女性的名字,这全都是忒修斯害的——他直接把罪名扔到对方头上。

“纽特?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纽特被突然出现的忒修斯吓了一跳,他像做贼心虚一样没有回答对方的询问,反而又抛出了一个问句:“你不是开会去了吗?”

但他问完又觉得应该先回答,忒修斯一直都说要好好回答别人的问题,不能回避,不能顾左右而言他,不能那么跳脱,与人类交流和与神奇生物交流是不同的——幸好他还记得,那么他只能撒谎。

“我在思考——”

“会议时间——”

两个人的话撞在一起,声音缠绕,让纽特一度有些尴尬,他没想到忒修斯会迁就自己先去回答他的问题。

“你先说。”

忒修斯又退让了一步。

“我在思考毒角兽的角能否有更进一步的用途。”纽特迅速的把谎话说完,自己都能觉到他的脸在发红发烫,他把头埋得更低,只露出一对通红的耳尖。

“你不是开会去了吗?”他又问了一遍。

“会议时间因为突发状况推迟了。”忒修斯解释道。

“突发状况?严重吗?”

“不,很快就能处理完了。”

“哦,那太好了。”

他们各自说完便陷入了沉默中,纽特觉得尴尬极了,只有忒修斯安然自得的坐在他身边玩转手中的怀表,翻飞的手指撩得纽特有些难受,他都想放出嗅嗅把那个亮闪闪的玩意夺走。

直到传信用的猫头鹰飞到忒修斯面前,纽特才有松口气的机会。

“我得走了。”忒修斯说完这句话便大步离去,可没走几步,他又转了回来,张开双臂:“过来,纽特。”

“我能拒绝吗?”纽特轻皱起自己的眉头,他有些抗拒,他不想对忒修斯的感情越陷越深。

可忒修斯没给他选择的余地,他直接走过来抱了抱纽特,才再次说:“我走了。”

纽特目送着忒修斯走远,随后低头闻了闻自己的领口,那里留下了属于忒修斯的味道,他翘了翘嘴角。这个味道让他暂时忘记了去筛除人名,迈着愉悦的步伐离开原地,开始思考怎么把寄生在卜鸟身上的毛螃蟹驱逐。

但是他还没有快乐几分钟,猫头鹰就给他捎来了封信——顺便留下了一滩排泄物。纽特用了清洁咒恢复了信件原本的样子,看着上面熟悉的字体,有些雀跃,又有些不情愿的拆开了信封——纽特,等我开完会一起回家,父母抱怨你很久不回家吃饭了,路上给他们挑点礼物以示歉意——梅林的胡子啊,他为什么不回家吃饭不就是因为你吗!

但纽特还是老老实实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等忒修斯回来。好在没有等太久。

他们一前一后的走到电梯口等待的时候,忒修斯突然说道:“我觉得年纪大了就爱想以前的事,刚才开会的时候就想起来有一次咱们大吵了一架,好像是你三年级的暑假。”

“因为你偷吃了我的苹果派。”纽特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孩子气,那么久远的事情他还记得,说明对于这件事他是相当记仇。

“可你的嗅嗅偷了我的袖扣。”忒修斯反击道。

“那不是偷,嗅嗅的天性就是喜欢亮闪闪的东西,会不受控制的去拿一切闪亮的物体。”纽特开始据理力争。

“呵呵呵呵。”一个一起等电梯的老人被他们的对话逗乐了,“哦,抱歉,你们的话让我想起了我的那两个儿子。”

“不不,夫人。”忒修斯赶紧说了一句。

老人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是这样,小伙子们,我其实是来找我儿子的,他也在魔法部上班,但我想不起来他的科室了,上岁数了,脑子有些不灵光了。”

“您儿子叫什么?”这次是纽特抢先问道。

老人说了一个名字,忒修斯摇了摇头:“这个名字很陌生,肯定不在我的手下办事。”

“我去前台问问看。”纽特飞一般的跑走,仿佛只为了逃离忒修斯的身边。

老夫人看着纽特离去的背影露出慈祥的笑容:“真是个好孩子啊。”

“当然,没人比他再好了。”忒修斯自豪的说道。

“我能看出来,你对那个孩子的感情很不一般,你喜欢他?”

“不。”

忒修斯很肯定的说出了否定的话,他的回答传到正好回来的纽特耳中,他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

“我爱他。”这是忒修斯紧接着的话,“即使被世人所唾弃。”

伴随着翅膀的扇动声与猫头鹰的鸣叫,这句话在纽特耳边围绕。




—————————————

彩蛋:

“所以你的那些变化都是因为我?”纽特不解地问。

“哪些?”忒修斯被问得一头雾水。

“你的那些只要一恋爱就会出现的小动作。”

“你观察我这么久了吗?”

“不是,没有,不要瞎想。”纽特否认三连。

“你承认了也没关系,我就是做给你看的,你的危机意识太少,不刺激刺激你可能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跟你这么亲近。”

忒修斯的话太过欠揍,纽特直接把比利威格虫放出来去蜇对方。

评论(13)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