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空军组】BELIAL


恶魔法瑞尔/人类柯林斯
很多瞎扯的设定
ooc预警





面容稍显憔悴的女性端着早餐,倒着小步,快速地走着,硬底的拖鞋落在木地板上发出密集的“咚咚”的闷响。她身上的衣服早就洗得发白,显得有些破旧,她把翻起的毛边修补得整整齐齐,看不出一丝痕迹,这样至少还能当成新的继续穿。修剪得干净利落的深金色短发让她整体看起来利索一些,以弥补衣服带给她的邋遢感。她走到一扇门前刚一抬手,弯曲的手指还没碰上木门,屋内坐在桌边的青年开口道:“请进。”
随后,他在一片黑暗中将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
青年的声音被厚重的木门阻隔在内,对站在屋外的女性听来显得有些瓮声瓮气,她顿了一下,改变手的方向,拧动把手,门应声而开。黑黢黢的房间让她心中的设想变成现实,一句“果然”在她心中浮现。
“早上好,柯林斯。”
她借助从厚重的窗帘缝隙中透出的缕缕光线,准确的将早饭放在名为柯林斯的青年面前的桌子上,顺势亲了亲这个正用指肚抚摸盲文,正在阅读的人。
“早上好,黛安娜。”柯林斯露出温和的笑容向她打了声招呼。
“你每次都这样黑灯瞎火的看书,这个习惯可不好。”黛安娜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她走到窗户的位置,拽住窗帘的一角使劲一挥,窗帘上的钩子摩擦轨道发出“唰”的声音,明媚的阳光一下便照射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连漂浮在空气中的细小尘埃都被染上了好看的金色。
“我本来也看不见,有没有光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柯林斯放下书摸索着拿起刀叉开始吃自己的早餐。
“柯林斯……”黛安娜的声音一下子柔和了下来,她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对方打断。
“黛安娜,我想安安静静的吃饭。”柯林斯放下刀叉,面无表情,冷言冷语的对黛安娜说道。
他的话让黛安娜把本来想说的话全咽了回去,牵扯出一个对方看不到的苦笑,努力用平和的语气说道:“等你吃完了再叫我吧。”
这顿饭柯林斯终究没吃下几口,他胃口全无,抄起手边的书想继续翻读,但手指一直停留在那一页没有进展。最后他放弃了,他合上书叹了口气。
当一个人常年丧失五感之一,不管曾经有多好的秉性都被时间剌出一根根的刺。
痛苦与绝望一直伴随着柯林斯,很多时候他并不想用话呛黛安娜,可总是会不自觉地说出那些伤人的话,每一次都让他陷入自责中,这就像是一个死循环,一遍一遍的割伤他早已脆弱不堪的灵魂。
黛安娜许久都没有等来柯林斯的呼唤,她上来看到了一动未动的早餐,在心中叹了口气,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她偷偷的擦掉那几滴眼泪,努力让自己保持自然,生怕早已看不见任何事物的柯林斯感受出自己的异常,她要坚强,才能给柯林斯带来正面的能量。

太阳在地平线上挣扎了几番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余光,让主宰黑夜的月亮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
不知为何物的生物展开其巨大的翅膀在夜空中翱翔,遮住了星空的光芒,在夜空中画出一道漆黑的线,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异常,他们早已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抬头去看夜晚的星空,光学污染遮盖了星星的光芒,曾经震撼人心的星空只剩下月亮的独舞,人们没有兴趣观望这单调的夜空。
翅膀的主人落在一户人家的窗外,他闻到了从这里传出的,绝望与求生欲交织的甜美味道,这是再适合不过的契约者,正在叫喊着需要更多灵魂的身体让他立刻确定下来。
是的,他是一个恶魔,一个饥肠辘辘的恶魔,他浑身被黑色的火焰覆盖,头顶着弯曲的羊角,脚下踏着羊蹄,标准的恶魔姿态,唯独他的翅膀是那样不同——是黝黑的羽毛。
恶魔找到了气味的源头,他见到了那个深处绝望的人类,那人正在沉睡,即使穿着睡衣也能看出常年缺乏运动让他的肌肉失去了应有的美感,但牵出了另外的一种纤细的美,金色的碎发锤在耳侧,不知道他的眼睛是否拥有与之相配的美。但无所不知的恶魔也察觉到了,这人的眼睛是一切绝望的源头——原本明亮的世界转为黑暗,受到如此打击,以至一蹶不振。
恶魔穿过砖砌的墙壁,进入屋内,他没有叫醒这个人类,只是默默地端详着,像他这样活了千百年的恶魔早已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类,不管是被他蛊惑过的还是直接被吞吃掉的,他从没在意过那些所谓表面的皮囊,只要灵魂够味,其余的何必去管。
但这一次不知怎的,他迟迟没有下手,其实只要摇醒这个人类,再加上一句简单的“我能满足你的愿望,我能治好你的眼睛,只要跟我缔结契约”就能得到这个人类的灵魂,一如之前的那样。可他就是想再多看看,不能说这个人类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但心底就是冒出了一种想要再等等的想法。
自己还没蛊惑呢,反倒先被人类蛊惑了吗?他在心底自嘲。
恶魔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要掐断源头。恶魔漆黑的爪子伸向眼前这个人类白皙的脖颈。人类是脆弱的,他深知这件事,所以现在只要稍微一使劲,这个人的灵魂就会被他吞吃入腹,虽然味道不如订下契约那样美味,但对于这种扰乱他心神的人类,就让等一等什么的都去见撒旦吧。
就在恶魔正要下手的时候人类翻了个身,额前的几缕碎发也跟着倒向另外一边。恶魔换了一个角度去看这个人类,又带给了他不同的感觉,这个实在过于新鲜。活了千百年以后,恶魔非常中意能给他带来新鲜感的事物,他决定放一放,等他玩够了再夺走对方的灵魂也不迟。
这一晚,柯林斯在睡梦中稀里糊涂的逃过一劫,但恶魔身上带着的气息对人类来讲就是一种致命的病毒。他当天就发起了高烧,温度高得惊人,黛安娜完全乱了手脚,这样的温度必须去医院,可他们实在没多余的钱去看病了,她只能在不断给柯林斯降温的时候,一遍一遍地祈祷他能挺过去。
恶魔再次出现在窗外的时候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类和守在一旁照顾他,疑似护工的女人,他立刻注意到那个人类不正常的体温,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没有将气息收敛住。
脆弱的人类。他在心中鄙夷。
他大手一挥,那个疑似护工的深金色头发的女人瞬间陷入沉睡,随即,他收起恶魔的外形,化作人类的样子走到柯林斯的床边,用没有温度的大手摸上对方的额头。
他轻呵一声:“对人类来讲这个温度可谓是地狱之火呢。”
烧得迷迷糊糊的柯林斯感觉到额头处的冰凉,这让他感觉舒服了很多,他不自觉的蹭了蹭,呼吸逐渐平稳下来。恶魔觉得这个人类如同小动物般的动作实在太过有趣,他嘴角上扬,做出了一个决定。
“给你点小恩小惠,可要记得我的好。”恶魔用自己现在没有杀伤力的圆钝手指点了点这个人类的额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感谢上帝,只是一晚便退烧了。”黛安娜将清淡可口的早餐端进来的时候再一次的说道。
柯林斯只是语焉不详的嘟哝了一声算是附和,开始默默的吃起早饭。他现在脑子里只想着昨晚的事,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看不清外貌的人走进了他的屋子,摸了他的额头,然后又走了,然后第二天他的烧便退了,他不认为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
“说起来我在窗台上发现了这个。”黛安娜递给柯林斯一根羽毛,“是黑色的翎羽呢,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你拿来当书签吧。”
“黑色的?是乌鸦吗?”柯林斯看不见,只能用手抚摸着手中的羽毛。
当天夜里,恶魔再次落在窗外,巨大的羽翼几乎遮住所有的月光,只从羽毛的缝隙间透出点点光束照进屋内。这一次他吸取教训,化成人类的样子才穿墙而过,正好对上坐在床上柯林斯那双空洞、无神的眼,他第一次看到对方的双眼,如同大海一般蔚蓝的眼瞳在月光下泛着粼粼的波光。
他如果还看得见,这该是双多么灵动的眼啊,上帝真是恶劣,夺走了这么美好的事物。恶魔在心中感叹。
柯林斯在恶魔出现在他屋子的那一瞬便感觉到屋内的变化。“有人进来了”的想法一闪即过,他警惕地问道:“谁?”
黑发的恶魔挑了下眉,他没想到这个人类这么快便能发现他,这让他有些意外,也更让他倍感新奇。
“你可以猜猜看。”沉稳的男性声音传入柯林斯的耳内。
柯林斯摸索到床头的花瓶,准备扔过去。
“冷静点,我没有恶意。”那个沉稳的声音带着点戏虐,“你就称呼我为法瑞尔吧。”
“你好。”柯林斯很是防备地说道,他不断地祈祷黛安娜这个时候千万别上来,他不知道这个名为法瑞尔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事。
“你们人类就一点礼貌都没有吗?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柯林斯皱了下眉:“人类?”
“名字。”法瑞尔失去耐心了,他提高了声调。
“柯林斯。”
“不要让我再重复了,我不喜欢。”恶魔法瑞尔换回原本低沉、亲和的声音,他观察了一下,这个人类现在的气色不错,看样子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你的护工把你照顾得不错。”
“她不是护工,她是我的姐姐。”柯林斯的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
“哦,你们不太像,我还以为……”
“很多人都这么说。”柯林斯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的话,他对这个擅闯进他屋子里的陌生人没什么好感。
“嘿,小子,说话客气点,昨天晚上没有我,你早就死了。”
法瑞尔的大手捏着柯林斯脸颊的两侧,声音里带着些愠怒,但他也没太苛责对方,说完便松了手。
柯林斯揉着被捏痛的脸,惊疑地问道:“你是谁?”
法瑞尔瞥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那根属于自己的羽毛:“羽毛的主人。”
“黑色羽毛的天使?”柯林斯的语气里透着疑惑,他觉得这个窃贼真能瞎说。
“我可不是那些伪善的……”法瑞尔顿了一下,“扁毛”这个词差点从他嘴里说出,这可是把他一起骂进去了,这让他有些不爽,他的翅膀一直是被其他恶魔嘲笑他的谈资,这些想法不过是一瞬间见的事,他继续刚才的话往下讲,“伪善的白毛家伙。”
“那你是?”
“恶魔。”
柯林斯听到这个回答差点笑出声。
“别开玩笑了,你这个窃贼,以为我看不见便胡说八道吗?”
“呵,你这个渺小的人类胆子真是大啊,竟敢质疑我的话。”法瑞尔的声音带着愠怒,他身后的羽翼伸展开来,遮住了半个房间,扫倒了桌椅,发出一阵碰撞的声音。
柯林斯吓了一跳,他虽然看不到但他听到了翅膀展开的摩擦声,难道那个男人真的是恶魔?他心里开始没底。
“柯林斯,你怎么了?”黛安娜听到了房间的异响,忙慌慌的跑过来询问,就在她要打开房门的时候被柯林斯制止了,他不想让她被这个摸不清来路的人伤害。
“我没事,刚才有点渴,起来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椅子碰倒了,你回去睡吧。”
“真的?”黛安娜还是不放心,她想进去看看柯林斯,但她的手刚放在门把手上就被对方喊住。
“回去!”
黛安娜最后低沉着头,伤心的离开了。
“你真的是恶魔?”柯林斯听见黛安娜离开的声音,松了口气,他扭头面对刚发出声音的方向,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法瑞尔真的恼怒了,他第一次被人类如此质疑。他的手化成利爪捏住柯林斯的脸,锋利的尖端划破了他的脸,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你说呢。”法瑞尔的头化成他原本的样貌,露出狰狞的表情,他的声音就像两张粗糙的砂纸来回摩擦,刺耳难耐。
这个来自地狱的声音让柯林斯的表情凝住,很快转为恐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冒出的力气去挣脱对方的钳制,他手脚并用的滚下床想逃离这间屋子,这是他第一次想离开这里。
“回来。”法瑞尔食指一勾,柯林斯便被他拽回床上,“怕什么?如果我真想做什么,前天就已经做了。”
柯林斯强撑着,努力地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几乎要冲出胸膛。还好法瑞尔没再做什么,柯林斯用了几分钟才终于冷静下来,他开始思索对策,如何才能把这个恶魔轰走。突然,他想起自己昨天莫名其妙的高烧,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壮着胆子质问道:“前天你就来过?那你解释一下我昨天突然高烧不退的原因吧,我可不信你什么都没做。”
“发烧说明你体质太弱,跟我有什么关系?”法瑞尔才不会承认是因为他的缘故才让柯林斯烧起来的,“昨天不是我的话你早就死了。”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柯林斯才不信那个恶魔真的什么都没做自己就无缘无故的烧了起来,他没想到对方脸皮还挺厚,竟然还邀起功来。
“当然!”法瑞尔用事实证明他的脸皮的确很厚,“你不想的话我可以用很多方法让你开口的。”
“谢、谢谢。”柯林斯扯了扯嘴角,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很别扭的向法瑞尔道谢。
“这就对了。”法瑞尔轻笑几声,收回翅膀,变回人类的形态,他打了一个响指,柯林斯脸上的伤痕瞬间愈合,“明天我还回来的,希望你的态度能比今天好点。”
法瑞尔说完就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柯林斯,他始终想不明白这个恶魔不是来收割灵魂的话,到底来他房间干什么。
第二天法瑞尔如期而至,但还是什么都没做,就在柯林斯的房间里来回走动,摸摸这个,动动那个,最后随便找了一本书开始翻看起来。柯林斯也不敢随便搭话,他怕一句没说对便万劫不复,听声音就知道这个恶魔只是在他的房间胡乱走动,没打算对自己和黛安娜做什么,就任由对方在房间里呆着。可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么度过的,这让柯林斯心里发毛。
“你到底来做什么的?”柯林斯最后还是问了。
“吃你。”
法瑞尔的回答让他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他张了几次嘴才把剩下的话说完:“请放过我姐姐。”
“我就是个玩笑话,瞧你紧张的。”
法瑞尔的话让柯林斯气得牙痒痒,但也做不出什么,在对方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随时都能轻易碾死的蚂蚁。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如此,法瑞尔继续坚持不懈的来找柯林斯,但一直没有对他做过什么,偶尔还会跟他说话。柯林斯看这个恶魔没有什么恶意,便逐渐大起胆子,有时也会挑起一些话题,法瑞尔会选择性的跟他说一些,这让他越来越不怕这个恶魔,他开始与这个恶魔熟络起来,甚至偶尔会提一些要求。
就像今天,他对法瑞尔说道:“法瑞尔,能让我摸摸你的脸吗?我想知道你的样子。”
“恶魔的,还是人类的?”法瑞尔翻了一页书,随口回答道。
见对方没有拒绝,又抛出来一个让人心动的选项,柯林斯胆子就更大了:“两个都想。”
“二选一。”法瑞尔没有让他得寸进尺,直接泼了盆冷水。
柯林斯想了半天才决定:“人类的吧。”
“我还以为你会选恶魔的。”
“我不认为你会让我摸。”
“聪明,为了奖励你,我换一个样子。”
“等等等等!”柯林斯急了,“这个,我就想摸你现在的这个样子。”
“要求真多。”法瑞尔抓起柯林斯的手放到自己的额头,“速度快点,我可不喜欢让人这样摸来摸去。”
柯林斯低低的笑了几声,他的手顺着法瑞尔的轮廓一路向下的摸索着,对方有着棱角分明的线条,柯林斯在脑中勾勒出一张很有男子气概的脸,摸到下巴的时候摸到了扎手的胡茬,他有些吃惊。
“你有胡子。”
“你说了一个天大的发现。”法瑞尔嘲讽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会更加完美。”
“只有那些洁癖的臭屁白毛才会把自己做得那么完美,恶魔更喜欢自然一些,这样能更贴近人类,你摸好了没有。”
“再等等,再等等。”
柯林斯继续手上的动作,他又向上摸去,一下触碰到了对方宽厚的嘴唇,指尖似有一串电流掠过,他迅速地收回了手,但立刻又后悔,等再想抬手的时候法瑞尔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
“时间到了。”
他扔下这么一句话就飞走了,留下有点患得患失的柯林斯。
接下来的几天法瑞尔没再来找过他,柯林斯觉得对方终于对自己厌烦了,或许哪天就会来收割自己的灵魂了吧,他开始思考他要不要去求助一下神父什么的,来保证黛安娜的安全呢?
等法瑞尔再回来的时候,柯林斯有些紧张,但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放弃了防备。
“我带你出去飞一圈吧。”
这个看似心血来潮的提议让柯林斯吃了一惊,但随后露出兴奋的表情。
“真的?”
“我不骗人。”法瑞尔挥动手指,一条厚毯子从柜子里抽出,把柯林斯裹得严严实实,做完这些,法瑞尔上前一步把对方横抱起来:“抓紧了。”
柯林斯对此举动轻声惊呼了一下,便老老实实缩在对方没有温度的怀中。
法瑞尔抱着他站在窗沿上感受着夜晚习习的凉风,他没有给对方任何心理准备的时间便向下一跃,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柯林斯不自觉地抱紧对方,这一刻他们的脸挨得很近,从柯林斯鼻腔呼出的温热的气息喷到法瑞尔的脸上,让他感觉有些痒,不是浮于表面的那种,是在他空空如也的胸腔中的一处,蹦出难耐的情感。
这样的感觉让法瑞尔皱了下眉,他斜眼看向因为害怕而不由自主把眼闭上的柯林斯,此时他们近得只要稍稍一扭头便能亲吻到对方,鬼使神差般,他凑了过去,只差分毫便会碰触到那片柔软,但柯林斯毫无感觉,还是死死地搂着法瑞尔的脖子,他顿时觉得无趣,轻哼了一声,远离了对方,再无动作。
这些不过是一瞬的事,他们又向下坠了几秒,在落地的一刹那,法瑞尔展开了自己硕大的翅膀,扇动着,飞入云霄。
夜晚的风无孔不入的侵袭着柯林斯,即使裹着厚厚的毯子也无济于事,他的体温开始下降,手脚冰凉,嘴唇发紫,牙齿不住地打着架。法瑞尔发现了他的异常,只一挥手就让寒风规避,柯林斯这才有所好转。
“谢谢。”他小声地道谢。
法瑞尔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这句话对他很是受用。
等飞到足够的高度,法瑞尔停止了继续攀升,他看向下面灯火辉煌的城市,不住感叹:“人类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现在的景观可比百年前的壮观多了。”
“如果我也能看到该有多好。”柯林斯有些沮丧。
“不然我带你来做什么?我现在就是你的眼睛,仔细听我讲。去想象一片漆黑的世界,”法瑞尔打了一个响指,“有人打开了一盏灯,但这一盏灯的亮度太过微弱,一下就被黑暗吞噬掉了,能想象得到吗?”
柯林斯点点头,法瑞尔便继续说下去:“然后又有一个人打开了一盏灯,这两盏灯距离很近,光源变大了,他们有了与黑暗抗衡的资本--虽然还是很微不足道,紧接着更多的人打开了灯,街上的灯也亮起,橙色的光芒越来越亮,他们连成了一片,但这只是一个城市的光,城市与城市之间的黑暗还在等待时机吞并掉这些光,这时候一个光离开了这个城市,在去往另一个城市的路上,一个的力量还不够,又出来一个……”
“那是汽车的光。”柯林斯忍不住插了一句。
“对,车前的灯形成了流动的光点在城市中穿梭,他们被埋没在城市这个巨大的光团中,却成为连接城市与城市间的桥梁,把更多的光连接起来,这些光让人类不再害怕黑暗,成为了夜晚的守护神,感激发明了灯泡的人吧,是他点亮了这个夜晚。”
“火呢?”
“那种可见度低得离谱的光源我根本不放在眼里。你永远记住,黑暗难以在光明下生存。当你足够耀眼,任何的黑暗都无法动你。”
谢谢,今天我很开心。
柯林斯对法瑞尔道谢,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面对这样的柯林斯,法瑞尔想要他重见光明,让那些规则都见鬼去吧,灵魂什么的都无所谓,他想让那双碧蓝的眼睛映入他的影像,而不是空洞的直视。法瑞尔又消失了,但这一次柯林斯不再胆战心惊的过自己的日子,他彻底对法瑞尔失去了戒备,这并不是一个好事,但他就是不由自主的去开始信任对方,他开始期盼与对方的下一次见面。
日子一天天过去,柯林斯没有等来法瑞尔,而是等来了一个更好的消息。
“柯林斯!”一大早,黛安娜激动的跑到柯林斯的房间,她的脸上泛着红晕,她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柯林斯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有救了!”
这个消息让柯林斯一下没缓过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泪早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他跟着黛安娜一起放声大哭,他终于能重见光明了。
接下来的事情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这让柯林斯有一丝不真实的感觉,他想到了法瑞尔,他觉得一切都能如此顺利肯定脱不开他的关系。
他会收走我的灵魂吧。柯林斯如此想道。
这期间法瑞尔也来见过他,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沉默不语,偶尔会说一些鼓气的话,柯林斯也不敢问等他手术成功后是不是就是他的死期,直到手术前,他们之间的气氛一直有些微妙。
柯林斯的手术很成功,等他痊愈了,他就能重新看到色彩斑斓的世界。
法瑞尔又像最开始那样天天来找他,盯着他换药、修养,但一直没有提过一次要收割他灵魂的事。柯林斯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这个恶魔为何如此帮他,他也不敢细想,但如果能让他多活一阵,他就很感激了。柯林斯想开了以后又恢复了之前对法瑞尔的态度,他们之间终于不再那么紧绷,可以正常的交谈了。
“法瑞尔,你在吗,法瑞尔?”眼上蒙着纱布的柯林斯有些无聊,他左顾右盼的寻找法瑞尔,即使他现在还看不到。
“在。”法瑞尔啃了一口黛安娜拿给柯林斯的苹果。
“跟我说说话。”
“说什么?”
“什么都行。”
“从前有个自视甚高的人类让恶魔给他讲故事。”
“然后呢。”
“死了。”
“……”
“别命令恶魔,小子。”
法瑞尔啃完苹果就飞走了,柯林斯看不到的是法瑞尔一直在笑,眼睛、嘴角,脸上的任何一个皱纹都在笑,他的人类能看到他了。
他的?
法瑞尔停下了,他突然恢复成恶魔的样子,失去了人类温和的外表,缠绕在身上的黑色火焰噼啪作响,他在愤怒,他竟然被一个人类驯服了,他要杀了那个人类,吃掉他的灵魂!
可真的飞回去看到柯林斯时,他的心又软了下来,他终于知道自己怎么了,一个恶魔爱上了人类,多么的可笑。
他,必须离开了。
自那以后,柯林斯再也没有等来法瑞尔,即使有黛安娜的陪伴,他的心还是有一个地方空落落的。
摘下纱布的那一天,柯林斯看到了黛安娜,看到了身边的一切,要不是有医嘱在,他肯定是要大哭一场的。他左顾右盼的寻找一个身影,但他没有找到,失落的表情爬上他的脸,任谁都看得出来。
“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高兴,怎么不高兴呢。”
如果他在我会更高兴。柯林斯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
在深切的期盼中,柯林斯终于等来了法瑞尔,看倒了他站在身后的巨大的黑色羽翼,看到了了他人类的模样。柯林斯摸过他的脸,他在脑中设想过他的脸,但都没有亲眼见到来得真实。
“法瑞尔!”他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他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这个恶魔说。
法瑞尔勾了勾唇角以示回应,他走到柯林斯身前,看向那如大海般碧蓝的双眼。柯林斯的眼中终于如他所愿,映上了他的身影,他满足了,也该走了。
柯林斯敏锐的在法瑞尔的眼中看到了一些他无法形容的复杂情感,他突然害怕了,害怕这个陪伴他许久的恶魔就此离开,此刻他才不在乎对方是一个吸食人类灵魂的恶魔,他只想要对方的陪伴。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这个询问更像是一种乞求,乞求对方不要离开。
法瑞尔深皱起他的眉头,他头一次冒出别离的哀伤情绪,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你就不应该认识我,忘记我吧,柯林斯。”
法瑞尔第一次叫出对方的名字,没有再称呼他为“人类”,他走上前捏住科林斯的下巴吻了下去,这是他们相遇以来的第一个吻,他们曾有无数个机会去亲吻对方却从来没有这么做过,法瑞尔残忍的将他们的这个第一个吻也变成了最后一吻。
这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的吻,同时也是最残酷的吻,他把科林斯与他有关的所有记忆全部吸走了,在科林斯的回忆中再也不会存在一丝一毫的关于他的事情。
恶魔抛弃了法瑞尔的身份,离开了柯林斯,在心中默默的祝福对方不要再遇到恶魔了,不会有比他再爱他,不忍心伤害他的恶魔了。









这是一个很没有底线的结局二,本来是想把这个作为结局的,毕竟这才是恶魔的作风,但结局一把我打败了:
AO3

评论(1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