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gramander】深林的魔女(1)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哈ฅ•̀∀•́ฅ

魔女au

深林里的魔女纽特和闯进他生活的小年轻帕西瓦尔

这是一个年下的故事

一如既往的ooc

没想好后续安排,一点点来吧,就当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连载好了



在这个国家的边境流传着一个传说。

相传,在覆盖半个国境的森林深处住着一位魔女,没人知道这位魔女活了多久,甚至连魔女本身都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月,或许对于获得了永生的魔女来讲,时间早已不是那么重要。

不论真实与否,这个传说通过人们的口耳相传,一代代的流传下来。


黑发的少年拽了拽自己翻了边的外衣下摆,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小小的喉头也因此滚动了一下。

此时他正一个人站在森林的边缘,看着黑黢黢的森林,他愈发的害怕。要说为什么?因为他今天就要进入森林的深处,任意拿一样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勇气。这是孩子间的成人仪式,虽是这么说,那也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试胆游戏。

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他给自己打气道:“帕西瓦尔!格雷夫斯之子!拿出你的勇气!”

说完,他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迈开双腿走了进去。

一开始还比较顺利,外面的光线还照射得进来,森林里还是明亮的,帕西瓦尔看什么都很新鲜,跑跑跳跳的速度很快,不时还摘几颗甘甜的野果来吃,可越往里面走便愈加阴暗起来,恐惧找上了他,脚步也随之放慢。

他这才真正仔细的观察周围的环境——头顶的天空被厚重的树叶遮挡,只有细细的光线穿透进来,缠缠绕绕的藤蔓,长满青苔的粗大的树木与根系,鸣叫的鸟儿不时从头顶掠过,三三两两的小型动物听到响动好奇的探出头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帕西瓦尔发觉出自己的格格不入,他就像一个入侵者,打破了森林应有的氛围。

“随便拿一个就走吧。”他在心底这么想,但双腿还是不自觉地往前迈步,直到他走到一条平缓的溪流边,那是唯一没被树木遮挡住阳光的地方,黑暗无法侵袭的土地。帕西瓦尔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他有一种得救的感觉。

小溪不宽也不深,水面因太阳的照射泛着波光,溪水清澈见底,还能看到在其中游动的鱼。

“就从这里拿一颗石子吧。”他细声地自言自语道。

他脱下鞋子淌进溪水中,正午的阳光也没有驱散溪水的冰冷,他打了一个哆嗦。

“好冰!”

他肆意踢着脚下的石子,想要找一颗特别的,直到他注意到了那一颗——沉在底部的透明石子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的时光,溪水将其的棱角磨平,露出圆润的模样,他捡起来放在手中,冰冰凉凉的。

帕西瓦尔就像捡到了宝一般,他握住石子兴高采烈的跑回岸边,不顾还湿着的脚,穿上鞋就往村子的方向跑,他终于可以离开这座让人害怕的森林了!

可还没跑几步,他听到了一阵野兽的低鸣,他立刻停下脚步,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时,松软的土地上留下一串突兀的脚印,帕西瓦尔能明显感受到自己身前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甚至能感受到迎面喷在脸上的滚烫的鼻息,他害怕极了,想都没想的转身就跑,那个看不见的东西在后面追逐着他,他害怕极了,他慌不择路的在森林里乱跑,全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阴暗,脚下也不再是平坦的路,粗大的树木根系缠缠绕绕,使他拌了一跤,前额正好撞在一处突起上,晕了过去。

不知昏迷了多久,帕西瓦尔醒了,他的眼皮动了动,随后睁开了一条缝,他的意识还有些模糊,他能感觉到自己正躺在床上,隐约间能看到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屋内,这一切让他有一种在家的感觉,刚才被一头看不到的野兽追逐的事不过是一个很长的噩梦。

然而额头的疼痛慢了半拍才赶到,这让他确认刚才的遭遇并不是一场梦,他惊恐地猛然坐起,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的家,陌生的环境让他陷入了惊慌失措中。

逐渐的一股奇怪的草药香气钻入他的鼻腔,并不难闻,反而让人心安,或许是这个香气的功效,帕西瓦尔很快平静下来,开始观察屋内的一切。

瓶瓶罐罐摆了满桌,高高的架子上也是如此,一个个小陶罐上写着不同的符号,都是他不认得的字,精致的烛台上正点燃了一支蜡烛,香气像是从那里传来的。

“你醒了?”

陌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吓得帕西瓦尔一个激灵,只见一名穿着粗布衫的青年走进来,阳光穿过他蓬松的金棕色短发散发着朦胧的光,帕西瓦尔能清晰的看到对方满是雀斑的脸。

随着青年逐渐靠近,帕西瓦尔突然害怕起来,他想起关于魔女的传说,虽然对方是男的不可能是魔女,但能生活在森林里都不是寻常人,他高举双手在空中乱舞:“你不要过来!我不好吃!”

“我吃素。”青年叉着腰,颇为无奈地说道。

他的这句话成功将帕西瓦尔逗笑了。

“幸好我及时发现了你,不然你就要被野兽叼走了。”青年接下来的话让帕西瓦尔刚翘起的嘴角又耷拉下来,“抬头,我给你上药。”

“我听说这里住着一个魔女,没说还住着一个青年,大哥哥你不会害怕吗?”帕西瓦尔乖乖仰起头,遮挡在额前的头发滑向两边露出撞破的伤口。

他眼见那名青年挖出一点暗绿色的药膏涂在他的伤患处,他觉得清清凉凉的,伤口不似之前火辣辣的疼,青年有些粗糙的指肚轻柔地按揉着帕西瓦尔的额头,舒适的力度让他不自觉地闭上了眼。

“上一代的确是名女性,如果你早来个几百年或许还能见到她,现在是我接替她看管这里。”

这句话让帕西瓦尔睁开了双眼,露出深色的眼眸,带着些初生羔羊的惊恐。

“你……”

“我是翡翠的吟唱者,现任的深林的魔女,回去吧,人类的幼子。”

烛火突然旺了起来,香气愈发浓郁,燃烧的烟雾笼罩在帕西瓦尔的眼前,等烟散了,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森林的入口,原本高挂于天空的太阳正垂在地平线上,逐渐下沉,他这才发觉自己在森林里呆了那么久。

“明明刚才还那么亮。”他摸着额头,涂抹在伤口上的药膏和兜中的石头是对刚才之事仅存的证据,甚至连刚才的香气都没有留下一丝。

“翡翠的吟唱者。”帕西瓦尔望向森林喃喃道,“或许不是坏人。”

他对自己的想法也不确定,他只能凭直觉认为那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

“帕西!帕西瓦尔!”

母亲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应了一声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他在母亲大惊小怪的呼喝声中钻入她的怀中,感受这个让人放心的温暖的怀抱。刚才的事他放在了心底,成为了他的小秘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