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双豹?】家人

超级ooc预警
真·突发段子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只求不被打系列


我必须吼一句!豹子们真的太好吃了,怎么那么好吃(捂心口倒下
陛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陛下真是又帅又可爱啊啊啊啊!




“您可别在他面前连话都不会说了,气势一定要压过他。”奥克耶对自己的王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有分寸。”特查拉不知道第几次整理了一下衣服,“奥克耶……”
“您的着装非常完美,没有任何瑕疵。”没等特查拉说完,奥克耶便把话接了过去,因为这是她的王一路上都在问的问题。
“很好。”特查拉又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走进眼前的大楼。
这里作为他们第一个与外界的联络点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升级与改造,已经建好的区域现已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特查拉的妹妹——苏睿公主便在这里,她现在正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进行最新的武器研究。但他不是来见她的,是为了另外一个人。
“埃里克。”
特查拉叫住了拿着一叠文件的男子,对方即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也无法掩盖身上的那股煞气,埃里克冰冷的眸子在看到特查拉的那一瞬有些消融,但那只是一瞬的事,很快又变成冷冰冰的样子。
“很荣幸见到您,我的王。”
“埃里克,你与我不用如此疏远。”
“不,还是疏远一点好,您是王,而我不过就是一个受到您的施舍,死都没死成的戴罪立功的叛乱者。”
埃里克冰冷的语气透着一股的决绝,让特查拉不知再说些什么好。他们二人就这样站在那里像是两尊石像屹立不动,周围的空气就像被冻住那样让人望而生畏,没人敢上前搭话,即使里面有一个是他们为人和善的王。
“奥克耶,你说他们两个今天能稍稍缓和下关系吗?”苏睿公主罕见的从她的实验室里走出来,来到隔岸观火的奥克耶身边。
“没可能,现在这个气氛没有打起来真的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奥克耶双臂环胸,笔挺地站在那里,对于埃里克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但无奈,谁让他们的王一定要把他救回来呢,看看现在这个样子吧,对方根本不领情还对他们的王冷言冷语,她已经想冲上去把对方按在地上暴打一顿了。
“其实,哥哥不在这里的时候埃里克表现挺好的,有时候我做实验太入神忘记吃饭,他会给我几块糖吃。”与埃里克多次接触后,苏睿公主对他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虽然想起对方曾经如何对待哥哥的时候还是会咬牙切齿。
“不要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迷惑,公主殿下。”
“奥克耶,我真的觉得他有在悔过的。”
奥克耶的眉头皱了起来,“悔过”?她可不认为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杀人魔会有悔过之心,没有想着再发动一次叛乱就已经不错了。
“好了,我去跟哥哥们打个招呼。”
苏睿公主完全不怕那两头豹子眼对眼的冷战,她就像春风一样吹散了空气中的冷意。
“哥哥!你来得太是时候了!我又有一些新的小玩意儿让你看看。”她走上前笑着搂上特查拉的胳膊。
“好,我很期待。”
“埃里克你也一起来吧,正好有几项是专门为你做的。”
苏睿公主的话让埃里克一愣,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会不计前嫌的给他这个前敌人制作装备。
“给我这个敌人做这些真的好吗?”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温度,让人不自觉地想要与他拉开距离。
“你也是哥哥啊,是家人,对吗特查拉哥哥。”苏睿公主抬头看向特查拉等待他的回答。
特查拉被妹妹的话点醒了,他在心中骂自己愚蠢,自己为什么要害怕无法与对方建立关系呢?眼前的人是他的弟弟,是他的家人,他不顾对方意愿拼了命的把他救活不就是这个原因吗。
“苏睿说的对,你是她的哥哥,我的弟弟,咱们之间没什么不可以的,来吧埃里克,跟我们一起。”
特查拉的话让埃里克眼中的寒冰消融了许多,但他还是冷笑一声扭头走了。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苏睿公主看到对方竟是这样的反应大为不解。
“不,你没有,他会回来的,不论过去多久,我们永远都会在这里等他。”特查拉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好了,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新作吧。”
“没问题,这次可是我的得意之作。”
“你每一次都是这么说的。”
奥克耶跟上兄妹俩的脚步一起去往实验室,只有慢了几步的她才看到埃里克对着她的王的背影悄声地叫了声“哥哥。”
“或许。”奥克耶心想,“或许这两兄弟的关系从今天开始会越来越好吧。”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