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神奇动物中心
家长组赛高
佛系
靠爱发电
正剧脑
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
恋爱脑无能
甜饼随缘
不定期放飞自我

NEWT

毫不出意外的被屏蔽了,在外面只能直接删掉重发(叹气

这篇灵感来自 @孤傲无碘盐 的一个脑洞,一个se qing旅馆的脑洞,之前没有写是我的疏忽,我向她道歉!





昏暗的走廊,返潮的墙壁,踩上去吱呀作响的地板,不时会坏掉的老旧电扇,没有几个频道的电视,还有那隔帘内的喘/息声与弥漫在空中的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的气味,这些贯穿了纽特的少年时光。
不分四季,纽特总会光着脚飞奔过整个走廊,有时是回他阁楼上的房间,有时是从房间下到一楼。
“啪嗒啪嗒”,“咚咚咚咚”,这些声音与那些yin/靡的声音混杂交织。
女支女们并不会在意穿得多少与否,身/体是她们吃饭的本钱,一整天都chi/裸着身/体那都是家常便饭,最多只用最薄的布料裹住,营造出朦胧的美感。
纽特从一开始的很不好意思,到后来的麻木,导致他在到了青春期的年纪都没有任何的xing/渴望,这些过早地展露在他面前,失去了本应有的神秘感。

时间久了,他甚至能从声音来判断那些女人的状况,是敷衍的,动情的,还是隐藏在欢/愉下的痛苦的声音。

纽特曾经自/wei过,在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他并不知道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只是因为一次无意间的碰触觉得舒服便做了,他甚至舔过沾在手上,从还未发育的xing/器前端冒出的液体——他不喜欢那个奇怪的味道。等他知道自己晚上做的是什么的时候,就不再做了,因为这让他觉得自己与那些来发/泄/yu/望的客人没什么两样。以至于到后来变成了一个无欲无求的xing/冷淡者。


————————-


应该没有后续吧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