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游荡

沉迷神奇动物在哪里
all cp的无节操者
主写gramander
不好说什么时候蹦奇怪的cp组合出来
请注意避雷

【gramander】【致命邀请】(2)

现代无魔法au
想挑战一下自我就有了这篇
必须说,脑子不够用,尽可能让整个故事合理
感情线就只是穿插
祝食用愉快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明亮的光线好似爬墙虎那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向上蔓延,覆盖住室内的物品,将其镀上一层好看的色泽。
纽特在床上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本来作为一个有着良好作息的人,在没有手机闹铃的提醒后,他很难得的睡了个懒觉,毕竟这张床太舒服了,让他不自觉地想多赖一会儿。他反复做了好几次要起床的动作才挣扎着爬起来开始洗漱。
擦着脸上未干的的水珠,纽特走到窗边向外看去。
雪不知是何时停的,但从积雪的厚度来判断,至少是下到了后半夜才停的。此刻,白色的雪在清晨柔和的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好看的光泽,如此壮观的美景将纽特的视线全部吸引走,他打开窗户想看得更加仔细,本来被阻挡在外的清冷的空气被卷进室内,他打了一个哆嗦,往衣领里缩了缩脖子。
“好冷!”白色的呼气从嘴中冒出,他立刻关上了窗户,跑去衣服堆那里抽出了昨晚没来得及挂起来,被压得有点发皱的大衣披在身上。他庆幸现在雪还没开始消融,不然会更冷。
纽特重新回到窗边继续向外看去。
昨晚的大雪将整个后花园完全覆盖住,就像是涂上了一层厚厚的奶油的可口蛋糕。在这白茫茫的后花园里,一栋玻璃暖房引起了纽特的注意,那里是唯一一处没有积雪的地方,郁郁葱葱的绿透过玻璃跃进他的眼中,与外面白色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毫不犹豫的走出房间,走向那栋暖房。
通往玻璃暖房的路被特地扫了出来(“或许是麦德海特扫的。”纽特如此想道。),走过弯弯绕绕的小径,玻璃暖房展现在纽特面前,近处看比他从上面观望的时候更为壮观——这里将近有三层楼的高度,占地面积更是无法估量,里面茂密的植物透过玻璃映入纽特的眼中,能在如此寒冷的冬季看到如此的美景,让他不禁大为赞叹。
在外面欣赏了一阵,纽特推开暖房的门进入其中,这里的温度比室外高出了许多,一进来,他便将大衣脱下搭在手臂上,开始悠然自得地欣赏起暖房中的植物。这里并不是像普通人家那样只是将花花草草种在那里,这里被精心布置过,形成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小型景观。
在一丛很是特别的玫瑰那里,纽特停下了脚步,这玫瑰太特殊了,他从未见过,花瓣的外表是不沾染一丝杂色的白,而内芯是艳丽的红。
“您喜欢吗?”
不知何时站在纽特身后的麦德海特出声问道,这个声音太过突然吓了他一跳。
“抱歉,吓到您了。”麦德海特诚恳的向纽特道歉。
“没事没事,是我太过专注,这花是?”
“奥西莉亚玫瑰,主人非常喜欢,特意订购栽培在这里。”
“非常美的名字,与她的外表一样。”纽特由衷的感叹道,“这里都是你在打理吗?”
麦德海特点点头,并说道:“是的。”
“其实我好奇很久了,”纽特说,“你和爱丽丝的名字是出自《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对吗?”
麦德海特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笑容:“是的,您是第一个想到的。”
对于为何要起这样的名字,麦德海特只是笑笑,没有说,随后他又陪着纽特在暖房里走了会儿,为他介绍了不少品种。
在介绍到库尔玛拉伯爵喜爱的另一种植物时,纽特想起了一件事。
“伯爵大概什么时候到?”
“大概得明天了,这几天大雪,路不好走。”
纽特点了点头,这样的天气是不太好赶路,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又在里面走了一会儿,他打算离开了:“我还想在后花园的其他地方逛一下。”
纽特花了些功夫婉拒了麦德海特申请陪同的提议,最后对方值得做出了退让,毕恭毕敬的将他领到暖房门口。
“请您注意脚下的积雪,早餐会在8:30准时开始,如果您来不及赶回来的话,我会让爱丽丝单独送一份去您的卧室。”
“多谢提醒,我会准时到的。”
纽特不想错过认识其他人的机会,他想见见这些同是破解了谜题的人们,或许能交到几个朋友。
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在?这个念头在纽特的脑子里一晃而过,就被他甩了出去。
纽特对那位名为帕西瓦尔的男人所滋生的情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感情经历几乎为零(这还包含了他从小到大的暗恋史),他从未喜欢过同性,虽然他笔下的人物或多或少的会碰触到这个领域,但也仅此而已。他本以为这个跟他以相同的原因聚集于此的男人如之前遇到过的所有人一样,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从未想过只是经过昨晚的短暂相处,这个男人便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纽特想着这些漫无目的的走在花园里,脚下的雪被踩得咯吱作响,冷风一点点地剥夺着他身上的温度。他合拢双手朝里面哈了口气,冰冷的指尖划过同样被冻得冰冷、通红的鼻尖,呼出的热气让他的双手恢复了一瞬的温暖,随即又恢复了冰冷。
纽特决定回去了,虽然寒冷的气温能让他冷静的思考,但心中冒出的这个情感他怎样都捋不出思绪,他放弃了,决定回去喝一杯热茶暖暖身。

那个刚才一直在纽特脑海中的人没让他失望,他一进入客厅就看到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独自一人地站在窗边开着室外的雪景,显得与其他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的人们有些格格不入。
纽特的到来让聊得正欢的人们停了下来,纷纷向他看来。突然成为瞩目的焦点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不自觉的拽紧衣角,表情有些僵硬的挥了挥手跟屋内的人道了声早安,然后迅速的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好他坐着的位置能看到客厅内的所有人,包括他在内总共有九人。
胖胖的男人坐在长沙发的正中,不太合身的衣服紧紧地裹在他的身上,他正一块接着一块地吃着盘子里的曲奇,还时不时的与身旁剪着蘑菇头的细瘦男孩说着话,男孩很是拘谨地坐在长沙发的另一端,一言不发地听着对方说一些经营的面包房里发生的趣事。
在他们斜对面站着一名不苟言笑的女性,即使如此也遮挡不住她的美丽,深色的皮肤为她增添了一种别样的风情。
在另一边坐着一名看着有些严谨的职业女性,在面对坐在她旁边的那名有着金色卷发的迷人女性时会露出温和的笑容。
看似古板的老太太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织着毛线袜,在感兴趣的话题上偶尔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他凶恶的眼神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但他一开口就改变了别人对他的第一印象,他的声音非常温和沉稳,有一种能让人舒下心来的魔力。
这时,那名迷人的金发女子注意到纽特的手一直抓着膝盖,嘴唇紧绷成了一条线,便将身前装着曲奇的盘子推到他面前。
“你太紧张了,放松些,吃一个吧,曲奇不仅能安抚你饿得正在抗议的胃,它的味道更能放松你的神经。”
纽特有些拘谨的道了谢,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在拿曲奇的时候,他瞥到了对方纤细的手指上佩戴的戒指,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水晶,这一下吸引了他的目光,恰巧他前段时间正好为了小说去研究过一阵的水晶。
“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绿幽灵。”纽特在心中说道。
坐在一旁的剪着蘑菇头的细瘦男孩也注意到了这枚戒指,他端详了一阵,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她手上佩戴的水晶的名称。
“戈德斯坦恩小姐,您手上佩戴的那是……绿幽灵,对吧。”
“是的,第一眼就看上了,非常喜欢。”金发的女子展露出她迷人的微笑,“克雷登斯你叫我奎妮就好了。”
这个名为克雷登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声“好”。
听到奎妮的名字,纽特才想起这是一位近几年大红的画家,他还去过她开办的画展,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让他一时间没认出来。
“说起来你叫什么?”奎妮又看向纽特这里。
“纽特,纽特·斯卡曼德。”
纽特的自我介绍让克雷登斯一下瞪大了双眼。
“是那个纽特吗?那个写悬疑推理小说的纽特·斯卡曼德?”
他的话让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纽特身上,站在窗边的帕西瓦尔也是如此。
纽特点了点头,这个本来很拘谨的大男孩兴奋得脸上泛起了红晕。
“我是您的粉丝!我正好带了本您的书,等会儿能拜托您在上面签名吗?”
“可以。”纽特点头同意了,能在这里遇到自己的粉丝,他也很开心。
经过奎妮活跃了一下气氛,纽特与这些人熟络了起来,他也知道了那个胖胖的男人叫雅各布,深色皮肤的女性叫皮奎里,奎妮身边的女性是她姐姐,叫蒂娜,一直在织袜子的老妇人叫普蕾尔,那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叫戴文。
打开了话匣子,众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天,话题几经跳转终于落到了了这栋古堡。
皮奎里带着些许抱怨的语气说道:“这里的条件是真没得说,但被没收了手机这些现代化设备,就跟与世隔绝了一样,真是不方便。”
“虽然很不方便,但我觉得也挺好的。”奎妮吃下了不知道第几块的曲奇,“我跟姐姐昨天聊到了很晚,很久没有这么聊过天了,真是要感谢伯爵的这项提议。”
说着,她又从盘子中拿起了一块曲奇
“奎妮不要再吃了,等会儿还要吃早饭呢。”蒂娜提醒道。
“没办法太好吃了。”奎妮吐了吐舌头很是俏皮。
“我也觉得伯爵的这项提议很不错,虽然昨天回到客房的时候,一开始闲得有些发慌,没有办法,我就麻烦麦德海特推荐了几本书给我,那些书都很不错,我看得津津有味。这几年一直在看手机,很久没有捧着书看了。”雅各布附和道。
“附议。”戴文也赞同。
普蕾尔没说什么,继续默默地织着自己的袜子。
没多久爱丽丝走进来告知众人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即使大家都吃了些曲奇,但早饭的香味从老远就传了过来,所以一听到爱丽丝的话,他们都迫不及待的去吃可口的早饭。
帕西瓦尔并没有那么着急离开,纽特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就故意稍微慢了几步,走到对方身边。
“早,格雷夫斯先生,刚才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帕西瓦尔只是点头微笑,并未说什么,这让纽特有些尴尬,他刚想离开去吃早饭,对方开口了。
“‘我们周围的人,不同的阶级、不同的国籍、不同的年龄,三天的旅程把这些互不相识的人聚集在一起,在同一个屋檐下吃住,谁也离不开谁,三天后,他们各奔东西,也许再也不会见面了。’”在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之后,帕西瓦尔看向纽特,“你不觉得现在的状况跟这段话很类似吗?”
纽特愣了几秒,笑了出来:“真的是很像啊,不过我可不想像书里的那样遇到什么事件。”
“附议。”帕西瓦尔轻笑了几声,做了个跟上的手势,往餐厅的方向走,纽特紧随其后。
“格雷夫斯先生……”
“帕西瓦尔,叫我帕西瓦尔吧,我可以叫你纽特吗?”
“什?哦,可以,当然可以。”纽特有些紧张的搓了下手,“帕西瓦尔先生……”
“帕西瓦尔。”对方纠正了一下。
“帕西瓦尔,你很喜欢看推理小说?”
“是的,我很喜欢。哦对了,昨天太晚了,有件事没来得及说。”帕西瓦尔在快到餐厅的时候回头看了纽特一眼,“我看过你的书,《孤寂岛》我很喜欢。”
说完,没等纽特反应过来便走进了餐厅,如果他稍微的再等上那么一两分钟,他就能看到纽特的脸红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纽特捂住脸,在心中不停地对自己说:“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他喜欢的只是我的书而已,不要那么激动!”
他用了许久才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久到爱丽丝出来找他。
“您出什么事了吗?”
“抱歉,刚才突然胃疼,稍微耽搁了一下。”纽特撒了一个谎。
“天哪!要不要紧?您带着药吗?没有的话我去帮您那点胃药过来。”
面对爱丽丝的关心,纽特有些罪恶感。
“谢谢,已经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我还是再做点好消化的早餐吧。”
“不不不,不用麻烦了,我真的没事了。”
“不麻烦的,照顾好客人是我应尽的义务。”不由分说,爱丽丝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走远的身影,纽特的罪恶感更重了,他的胃真的开始抽痛起来。
早饭前小小的插曲就如同过眼云烟,没有起很多的波澜,只是纽特对帕西瓦尔更加的关注了。
吃过早饭,大家并没有如预想中的继续聚在一起(除了克雷登斯拿着书去纽特的房间聊了很久),而是各自回了房间,尤其是奎妮,她一吃完便急匆匆地跑回了房间。纽特觉得她可能是有了什么新的灵感要记录下来,因为他也是如此。
下午时分,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积雪开始消融。纽特大着胆子去找帕西瓦尔,想要邀请他去后花园的暖房参观。
“帕西瓦尔,你有没有兴趣去玻璃暖房看看,那里很不错。”
“好。”出乎意料的,帕西瓦尔很痛快的答应了。
帕西瓦尔对植物的研究不亚于麦德海特,他能说出很多生僻的名字和对应的习性,但他只是很谦逊地说不过只是爱好,他的本职工作与这个爱好相差十万八千里。
当他看到奥西莉亚玫瑰的时候,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没想到这里有奥西莉亚玫瑰,我一直很喜欢。”
这句话让纽特在心中有了些许的疑问,但很快就把这个疑问丢掉。
“不可能,不要瞎想。”他如此对自己说道。
等他们从暖房出来,天空又开始飘起了雪花,大片的云朵遮挡住了太阳,给人以一种临近傍晚的错觉。
“又变天了,回去吧。”帕西瓦尔围上围巾,向纽特提议道。
纽特点了点头:“差不多也快到爱丽丝说的下午茶时间了,有些期待。”
对此帕西瓦尔不置可否,纽特猜测对方可能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他也没有再提。就这样他们二人肩并着肩,聊着一些趣闻,往古堡的方向走去。
下午茶的时候爱丽丝摆上了非常精美的糕点,有扑克牌样式的饼干,诱人的红丝绒蛋糕,有的上面还写着“吃了我”这样的字样,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这可真是非常的爱丽丝啊,不知道我会不会变小呢。”说着,奎妮咬了一口写着“吃了我”的蛋糕,当然毫无悬念的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这个下午茶是有什么主题吗?”纽特问道。
“是的,主题是'红桃皇后的下午茶'。”爱丽丝毕恭毕敬地说道。
众人一听都非常喜欢,每个人都吃了不少。

下午才开始下的雪并不是很大,都以为很快便会停下,谁都没想到竟会越下越大,晚饭时还刮起了大风。
看着被风刮得东倒西歪的树木,纽特怀疑库尔玛拉伯爵明天是否能来,他觉得不论怎样都要感谢对方能给他这样的一个机会,然而他转念又一想,或许伯爵早就在这里了也说不定,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什么的。

此时的风已经比晚饭时小了很多,雪还是那样大,纷纷扰扰的,就像纽特的思绪,他已经在窗前发呆了一多小时的时间,他想了很多,有全新的灵感,全新的设计,还有帕西瓦尔。
纽特晃了晃脑袋,来到盥洗室洗了把脸,冰冷的水让他冷静了一些,为了摒弃那些杂七杂八的思绪,他拿起笔开始在稿纸上写下新的字句。这一天的经历让他有了更多的想法,之前起草的大纲被推翻重写。
在这样安静的夜晚,有别于城市的喧闹,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声音是那样清晰。
在略有卡顿的时候,纽特停下手中的笔,舒展了一下酸痛的肩膀,向窗外看去。
窗外的雪更大了,片片雪花不断掠过他的眼,就像是有催眠的功效,使得倦意逐渐袭来。看了下时间,指针马上就要指向十二点,纽特这才惊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写了这么久,他整理了下新写的手稿,小心翼翼的收好。
洗漱完毕后,他靠在床背上,打算在入睡前读一读从麦德海特那里借的书,这多亏雅各布早上的话提醒了他。

本来为了不再像前一天那样赖床,纽特特地找麦德海特要了一个闹钟,但这一次他比预设的闹铃还要早醒来,这都归功于前一晚他拜托麦德海特推荐的那本悬疑类的恐怖小说,这简直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主意,不是说这本小说太过糟糕,而是写的非常引人入胜,每一处转折都安排得恰到好处,紧紧地抓住了纽特的心,他破天荒地看到了凌晨三点才睡,即使闭上眼,故事中的情节还不断地在他脑中闪现,这导致他做了个梦,故事中的那个如鬼魅般来无影去无踪的杀人魔在梦里一直在追杀他,一刻没有停歇。
纽特重重地吐了口浊气,他再也不要麦德海特推荐什么书了,太可怕了。
他看向窗外,大雪从未停歇,一直下到了现在,太阳被厚重的云层遮挡在后面,只有少得可怜的光挣扎出云层,整个天空昏暗得有些压抑。
不是什么好日子。纽特如是想到。
洗漱完毕,他穿戴整齐地走出了房间。屋外的大雪阻挡了有着晨练习惯的他,但这不妨碍他在古堡内走动,他欣赏着挂在墙壁上的装饰性油画,越走越深,最后看着陌生的四周,他得承认自己迷路了。
“斯卡曼德先生,真巧在这里遇见您,早餐很快就要准备好了,您是直接去吃,还是等会儿我端去您的屋里?”不知何时出现的麦德海特叫住了有些迷路的纽特。
“麦德海特!谢天谢地,我迷路了。”纽特很开心在这个时候遇对方。
经过麦德海特的指引,纽特总算找到了去往餐厅的路。还没走进去,他就被食物的香气勾起了食欲,爱丽丝的厨艺他昨天就领教过了,绝不输给那些星级餐厅里的大厨的手艺,这让他昨天比平时吃的多了那么一些。
这时早餐已经做好端桌,众人在自己固定的位置上坐好,只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
“雅各布还没到吗?”奎妮看向对方昨天坐的那个位置问道。
“是不是还没起?现在天气这么昏暗容易给人以为时间还早的错觉,会继续睡下去。”克雷登斯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点了点头,赞同他的说法。
“我去看看。”说着,爱丽丝就离开了
“大家先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了,等会科瓦斯基先生来了,我们会为他再上一份。”麦德海特说道。
“有道理。”戴文说道,开始动他面前的早餐。
有了一个人开头,其他人也不再客气。直到他们快吃完面前的早晨,他们也没有等来胖胖的雅各布呼哧带喘的跑过来说不好意思起晚了,而是等来了爱丽丝的尖叫。
“好像是科瓦斯基先生那边的方向!”
麦德海特说完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纽特等人顿觉不妙,纷纷起身紧跟其后,让人没想到的是对方小小的身躯竟有着惊人的速度,在全力奔跑的情况下,纽特他们还一直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跟着麦德海特拐了几个弯,周围的环境让纽特觉得有些熟悉,在看到一幅很是独特的画时,他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这里不就是麦德海特刚才叫住我的地方吗。”他在心中默想道。
又拐过了一个弯,人们就看见在走廊的尽头爱丽丝躺在那里,生死未知。这时人们都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众人顿觉不对,加快了速度冲到她那里。
就见爱丽丝倒下的对面,敞开的大门内,雅各布倒在血泊中,身上都是可怖的伤痕。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