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

写字儿的
HP原作死忠粉
神奇动物中心/gramander赛高/除ggad外的all纽特/ggad不逆不拆/拆逆死
其他嗑的cp
双豹/哈蛋/拔杯/空军组/虫铁/奇异玫瑰/奇异铁/毒埃
杂食动物/混乱邪恶/佛系/靠爱发电/正剧脑/发刀小能手 /ooc专业户/恋爱脑无能/甜饼随缘/不定期放飞自我

【gramander】无题

从美国回来以后,纽特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甚至连忘记的到底是人、事、物都想不起来。
忒休斯安慰他不过是他的幻觉,或许是在美国的时候被格林德沃抽坏了脑子。对于这样的安慰,纽特也只能将信将疑,他总觉得哥哥在敷衍自己,这个与自己共处了29年的血亲说话时的那些小动作怎会逃脱他的眼。但忒休斯不说,他也无法拿对方怎样。
纽特为了让自己不再想这些,全身心的投入进书稿的编写中。书写得很顺利,不过数月便要完稿了,纽特逐渐开始有大段的空闲时间,那种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这一次他坐不住了,他开始翻箱倒柜想要找寻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起先是一个名字“帕西瓦尔·格雷夫斯”,这个名字被刻在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纽特一下认出那是他的字迹,但对于这个名字他一无所知,他忘记的是这个人吗?
然后是一封简短的信,不过寥寥几字,是问纽特何时来美国,落款是“你的帕西瓦尔”,纽特挑了下眉,“你的”?他们的关系很亲近?
这时纽特的脑中一道灵光一闪而过,快得他没有抓住那个尾巴,但他知道他找对方向了。
他在自己扩展出来的空间内的犄角旮旯里陆陆续续的找到了很多零七八碎的线索,一闪而过的画面越来越频繁。
最后找到的是一张照片,看着那个人在照片中的笑容,原本被消除的记忆终于如洪水般塞满纽特的大脑。他回想起了与帕西瓦尔曾经的点滴,以及对方对他使用的最后一个魔咒——一忘皆空。
这个MACUSA的安全部部长,这个在别人眼中不苟言笑的人,在生命的最后做出了这个最痛苦的决定——对纽特使用了遗忘咒,让自己最心爱的人忘记他,忘记他的声音,忘记他的长相,忘记他的一切,因为他不希望让自己的爱人那温和的笑容消失。
恢复记忆的纽特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悲鸣,久久地回荡在这个手提箱内的空间。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