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的游荡

沉迷神奇动物在哪里
all cp的无节操者
主写gramander
不好说什么时候蹦奇怪的cp组合出来
请注意避雷

【gramander】【TREU BLOOD】番外【那天之后】

本来是想写七夕贺文的……然而……实在写不出来啊(嚎啕大哭,我就把《TRUE BLOOD》正文后面的番外解禁了,祝大家食用愉快(逃


前文回顾:http://philiaf.lofter.com/post/1d0d8b8e_1005e115





随着一部分骨头的复位,帕西瓦尔的手臂逐渐恢复了知觉,虽然他下半身的骨头也接回去不少,可还是动不了。但他不能再等了,他用刚恢复行动力的手撑起他的上半身,向洞口爬去。
在黎明前离去的忒休斯没有回来,人类也没有一个进入,而伴随着阳光的气息一起飘散进来的血腥味,即使在这么深的地方都能闻到,这一切都说明他在阳光下大杀四方,困惑他几个世纪的问题在各种线索的指引下抽丝剥茧逐渐看到了真相,一个他此时不想面对的真相,如果忒休斯真的是纽特的另一面,杀死那些人类的岂不就是……
出口已在眼前,血腥味也越来越重,就在帕西瓦尔即将爬到洞口时本属于忒休斯的气息骤然转变,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息让帕西瓦尔绝望了。
“不,不,你不能为我做这些!阿尔忒弥斯!”
他咬着牙加快了速度终于爬出了洞口,漫天的星辰从未变过,月亮也一如既往的高高的悬挂于夜空,只有本来站满人的大地上被鲜血染成了暗褐色,没有一人。
帕西瓦尔绝望地捶打着大地,他痛苦地哀嚎着,就像一头受了伤的野兽,在月光的衬托下更显凄凉。当他终于能站起来时,他看到了不远的地方多出了一个个的土包,那是人类的墓,纽特为那些被他杀死的人类挖的坟墓。
“阿尔忒弥斯……”
帕西瓦尔脱力一般的跪在了地上,他再一次呼唤了这个名字,他没有等到期盼的回应,他在绝望中接受了现实,那位一直穿透黑暗照耀着自己的月神回不来了,对方为了他杀了最心爱的人类。
他仰头看向挂在夜空那轮散发着柔和光线的月亮,长叹一口气。他悲痛地想到,如果自己从未对纽特示爱,那对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爱上自己,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发生,是自己这个瘟神给对方带来了无尽的苦痛。想到这里,他对着夜空中的月亮大吼,想要将心中的一切抒发,却是徒劳。
那天之后,帕西瓦尔并没有将那只仅剩的银爪手套交出,这是他的月神留给他最后的念想,他重新回到了纽特的故乡扎驻在了那里,再也没有回到过自己的族群当中,孤独地生活下去。

时光荏苒,在经历过几次大规模的战争后,人类的发展迎来了质的飞跃,现代的科技吸引着吸血鬼,使得他们逐渐从黑暗的巢穴走出,参与到了人类的生活当中,他们绝大多数开凭借自己的手腕成为了杰出的商人,帕西瓦尔也是其中之一。一直徘徊在纽特故乡的他,早就被吸血鬼们遗忘在脑后,随着这里也逐渐被现代化的设施所覆盖,他也学习着接受那些新鲜事物,开始了新的生活。
帕西瓦尔坐在现代化的办公室中翻阅着手中的书,这是纽特离开后养成的习惯,他逐渐地开始喜欢这些人类写的书,这是他们燃烧短暂的一生,所绽放出不一样的美丽烟火。
他拿起下一本书时上面可爱的配图使他挑起了眉,他暗想自己的这个助手明天可以滚蛋了,他明明有说不要儿童读物的。
“斯卡曼德?奇怪的名字。”
封面上的名字引起了帕西瓦尔的好奇心,他没有将书随手一扔而是翻开了第一页,内容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作者的水平也很一般,这本书除了可爱的图片没什么价值。他不耐烦地快速翻了几页,正要合上的时候瞥到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猎人的故事——

隐居在深林中的猎人有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他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嗜血的吸血鬼
他们从出生便在一起
他是一个怪物
作为怪物的他被人类养育长大
他们无私的爱促使他也毫无保留地去爱着人类
即使后来被伤害过
这个心也未曾改变
但他终究是怪物
为了不让自己所爱的人类受到伤害
只能远离人世独自一人
直到一个受伤的吸血鬼闯入了他的生活
猎人还有一个秘密
他还是让吸血鬼闻风丧胆的血猎
但这一次他没有杀了这名吸血鬼
他治好了吸血鬼
也爱上了吸血鬼
他让住在身体中的吸血鬼去接触对方
知悉对方的一切
吸血鬼却从不知晓
后来
那个他深爱的吸血鬼发现了他是血猎的这个秘密
吸血鬼去杀了他无数次
也被他无数次的放过性命
最后吸血鬼放弃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爱上了猎人
无可救药的
历经千辛万苦
他们最终走在了一起
吸血鬼为了猎人再也没有吸食过人类的血液
猎人将吸血鬼放在与他所爱的人类同等重要的位置
他们本以为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直到抉择的那一天
他哭着杀死了所有人,埋葬了所有人
他离开了心爱之人,离开了世间
用死亡

即便里面的很多细节都对不上,但帕西瓦尔立刻就知道这些内容说的是谁,他无比震惊的反复看着最后一句话。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书从颤抖的手中滑落,掉落在地的前一刻被快速接住。他迅速地翻出出版社的电话打过去询问,却被告知这位名为斯卡曼德的人在书出版后便改了联系方式。
帕西瓦尔没有放弃希望,他打开电脑搜索斯卡曼德这个名字却一无所获,他又输进纽特这个名字,只蹦出了几个同名的信息,没有一条能对得上,阿尔忒弥斯与菲多这两个名字亦是如此。看着屏幕上的那些毫无用处的字,他暴跳如雷,他一直以为能再次见到纽特,现在却告诉他对方早就已经死了,他不能接受,他将整个办公室毁得稀烂,却无法将压在胸口的憋闷抒发出来,他跪在地上痛苦的哀嚎,他再也见不到了,那个挂在他心中的月亮再也见不到了。
帕西瓦尔看不到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的希望,他走出办公室留下惊恐万分的助手,他的身子从未像今天这样沉重,他缓慢地走上天台,一秒一秒地数着时间,等待朝阳的升起。就在他即将迎来第一缕朝阳时,被一把拉进了阴影之中。
“你疯了是不是!”
从没有过的怒吼,这个将帕西瓦尔从死亡边缘拽回的人不停地咆哮着,几乎要把所知的所有脏话一股脑全扔给他,当帕西瓦尔缓过神来的时候一把搂住了对方。
“阿尔忒弥斯!”
环抱住纽特的双臂太过用力让他有点喘不上来气,他拍了拍对方的后背:“是我。”
“我还以为你死了。”帕西瓦尔的声音带着沙哑,那本书的内容让他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好在现在他抱着的人是那么真实,这让他心安。
“虽然不知道谁手欠给你看了那本书,但故事而已,你真信啊?”
帕西瓦尔没再说话就是那样搂着对方,想把所欠下的所有拥抱补上,他不想再失去。纽特趴在他的肩上叹了口气。
“是我写的。”
“那本书是我写的,我现在叫纽特·阿尔忒弥斯·菲多·斯卡曼德。”
“我爱你帕西,就算与全人类为敌,我也再不会与你分开。”
相隔了几个世纪的吻再一次落下。













Fin

评论(8)

热度(10)